第五一〇章 迅雷之势

   七月十八,上午。●⌒,

  北海舰队近百艘战舰和运输船,浩浩荡荡杀入了金州湾,上百门舰炮对准岸上目标展开猛烈炮击。

  掩护运输船的历易良所部两个师,发起抢滩登陆,金州城内的鞑子2,000骑兵抢在数万明军包围之前仓皇北逃,在持续炮击中,魂飞魄散的3,500余辽东伪军开城投降。

  西线总指挥郭中骏审时度势,果断决策,命令老将历易良率浮山军第三师留守金州,稳固局势,整编俘虏,亲率浮山军第一、第二师及三个骑兵团共18,000将士,乘胜追击。

  几乎同一时间,由东江新军主将吴季诚指挥的42,000将士,兵分三路,强渡鸭绿江,在十八艘快速战舰的舰炮支援下,对九连城一线的后金守军发起猛烈进攻。

  高达八万人的民夫在后勤官兵的指挥下,云集鸭绿江畔,有条不紊地将上千车武器弹药和粮草搬上密密麻麻的大小船只,在轰隆隆的炮声和喊杀声中,不停送往战事激烈的北岸。

  七月十九,傍晚。

  朱道临率3,000亲卫顺利抵达完好无损的金州城,姜玉龙率领的海军陆战第二师、第四师、浮山军两个骑兵团已占领辽阳南面120里的海州卫(今辽宁海城),目前正与火速驰援的辽阳5,000鞑子援兵和千余残部展开激战。

  西面的广宁鞑子守军主力5,000余众,自昨日下午开始,就被郭中骏指挥的两万将士紧紧牵制在盖州城外,唯独东线战况尚无消息。

  七月二十一,正午。

  朱道临在3,000亲卫护送下,越过源源不断向北运送物资的数万民夫和归降伪军队伍,顺利抵达激战中的盖州城东。

  麾下将士看到大帅朱道临的火红色凤凰帅旗,士气为之大振。

  郭中骏圆满完成牵制敌军主力任务,终于下达全军转守为攻的命令,隐藏的六十余门火炮迅速加入战局,向对峙的敌军营垒发起猛烈炮击。

  两万余将士端起燧发枪,倾巢而出,组成十余个方阵,不紧不慢攻向一片混乱的敌军大营。

  在朱道临的命令下,装备清一色单发步枪的3,000亲卫与浮山军3,500骑兵一起,从侧翼绕过敌军营区,利用步枪、燧发枪、左轮手枪和坚固盔甲的优势,轻松击溃阻拦之敌,抢在敌军主力逃跑之前,以密集的弹雨封住了所有退路。

  惊恐万状的6,000余鞑子略微犹豫,便遭到数倍于己的明军合围,在密集的弹雨打击下死伤惨重,只能死守大营。

  然而明军的百余门大威力臼炮和四管火箭炮推到阵前,向大营中惊恐万状、负隅顽抗的6,000余鞑子展开毁灭性炮击。

  仅用半个小时,整个大营就被猛烈炮火夷为平地。

  四个营的明军火枪兵紧随而入,对侥幸不死或已成疯癫状态的鞑子展开无情杀戮。

  近在咫尺的盖州城守敌绝望之下,开城而逃,很快被有序追击的明军骑兵逐一歼灭。

  两个团的明军火枪兵早已杀红了眼,得令之后迅速攻入城中,时至傍晚,紧随而来的数万民夫将上千辆马车的粮草与武器弹药运入盖州城,得知此战歼敌近万缴获无数的消息后,欢呼声震天响起,经久不绝,无数军民留下了激动的热泪。

  盖州战况很快传到海州卫,极度震惊的辽阳鞑子援军迅速撤离战场,企图返回辽阳死守待援,哪里知道拥兵四万的吴季诚早已做好围城打援的准备,仅以一个师的主力加上三万武装民夫,围困兵力空虚的辽阳城,派出五个骑兵团不断骚扰辽阳以北和以西各县镇,再用三个主力师和五个炮兵营在城南十五里的渡口布下口袋。

  连夜返回的5,000鞑子骑兵一头撞进东江新军的伏击圈,在近百门火炮的持续轰击下,死伤惨重,迅速奔溃。

  远超鞑子想象的密集弹雨呼啸而至,鞑子骑兵尚未辨明方向便已成片倒下,主将硕托在近百白甲亲卫奋不顾身掩护下,掉头南逃,刚冲到河边就被越来越密集的弹雨打翻在地。

  失控的一匹匹战马拼命嘶叫,疯狂跳跃,无数马蹄在中弹倒地的白甲兵和硕托等人身上踏过,以至于天亮之后谁也无法辨认硕托的身份,最后还是从残损的盔甲和身上携带的印鉴上面,确定某个面目全非的家伙便是留守辽阳的鞑子主将、后金镶蓝旗旗主代善的次子硕托。

  连续的胜利极大鼓舞了官兵们的士气。

  远超对手的强大打击火力所带来的毁灭性打击效果,更是让全军将士底气十足。信心百倍的吴季诚与姜玉龙等将领商量过后,立即派人将捷报送往盖州,随后率领全军尽数包围辽阳城,开始了震惊天下的辽阳之战。

  七月二十三,下午。

  朱道临和郭中骏率领两万将士赶到辽阳,远远看到熊熊燃烧已成废墟的辽阳城,情不自禁停下脚步,眼里全是深深的震撼。

  闻讯赶来的吴季诚和姜玉龙,乐呵呵地向朱道临汇报此战歼敌军民五万有余,缴获战马两万余匹,粮草牛羊无以计数。

  唯一的遗憾是辽阳城中鞑子军民前赴后继死战不降,所以没能留下几座像样的房子,城墙也炸塌了五个大口子,要不是姜玉龙和他麾下几位将校冲入城中急令制止,恐怕杀红眼的将士们连最后幸存的城中宫殿和两座粮仓都要烧毁。

  周边数十里范围内的村镇屯堡更加顾不上了,将士们除了牛羊马匹,别的什么活物都没留下,不少跪地求饶的辽东汉民也被误杀。

  深知时间宝贵的朱道临不但没有责罚一句,反而大加褒奖,随后来上一句“兵贵神速,乘胜前进”,三路汇合的六万大军很快完成集结,将所有缴获交给后勤弟兄和随军民夫,迅速补充弹药进食休息。

  七月二十五,明军前锋5,000骑兵与络绎聚集的鞑子7,000骑兵激战于沈阳城南五十里,已经无路可退的鞑子骑兵在代善的严令下,拼死一战,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惨烈激战,终于击溃明军骑兵,歼灭两千缴获一批燧发火枪和优质盔甲,自身却付出了伤亡四千余人的惨痛代价,只能匆匆退回沈阳,立阵死守。

  七月二十六,正午。

  朱道临指挥的八万将士在持续半个小时后的炮击之后,轻松摧毁敌军设置于城外的三座大营,将沈阳城连同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三万鞑子军队和十万鞑子民众团团包围。

  代善的急报同样在这一天,送达坐镇宣府城北的黄台吉手上,朝鲜五万大军也在同一天跨过鸭绿江,风风火火赶赴沈阳,以支援大明上**队的名义争取分上一杯羹。

  七月二十八,正午。

  留守沈阳的鞑子酋首代善第三次拒绝无条件投降,严阵以待的八万明军将士终于发起沈阳攻城战。

  在五万朝鲜军队和近十万同仇敌忾的民夫协助下,六百余门火炮仅用一个半小时,就将近万枚开花弹、火箭弹和上千个大威力炸药包投入城中。

  数以万计的鞑子守军尚未明白怎么回事便已魂归地府,大半个沈阳城转眼之间成为废墟。

  成千上万人在急剧燃烧的烈火中丧命,城墙上下到处是残肢断臂,一个个绝望的后金贵族自刎身亡,一群群魂飞魄散的守军扔掉手中武器,转身而逃,涌入城中唯一完好却戒备森严的皇宫。

  炮声未停,东西两面城墙便在惊天动地的巨响中倒塌,无数明军将士在震天喊杀声中源源不断冲入城中,对一切移动目标展开无差别屠杀。

  南北两大城门很快被明军占据,一队队杀气腾腾的骑兵冲入刚刚打开的城门,身后潮水般的明军步兵紧随而入,再次将挤满后金贵族和最后武力的皇宫团团包围,数以万计的燧发火枪很快对准皇宫低矮城墙上负隅顽抗的守军展开射击。

  日落时分,紧闭的皇宫大门随着两声炮响轰然粉碎,后金政权最后的堡垒应声而破。

  远在千里之外的黄台吉直到此时仍然没有完成兵力集结,他虚胖的脸上仍旧是惯有的自信神色,尽管心急如焚,尽管他已经预感到整个后金政权的命运危在旦夕,但他坚信代善的能力和后进军民的强大力量,坚信八万东江新军绝对没有能力拿下辽阳。

  在黄台吉看来,金州卫和盖州是在无耻的偷袭之下沦陷的,哪怕装备精良的东江新军有火枪火炮,也无法在一个月内攻下辽阳,更不要说沈阳了。

  黄台吉坚信,只要自己率领七万大军赶回去,所有危机都会消失,接下就是如何向令人如鲠在喉的东江新军展开复仇了。

  **********

  ps:谢谢山青盈大大的,谢谢书虫公子、林鍠大大的鼓励!(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