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七八章 喜得麟儿

   武学院,机要室。

  朱道临听了傅应龙的情况汇报,当即作出指示,如果让此人携带新型大吨位战舰的资料离开,必将对自己的海军产生巨大威胁,如果这些比任何国家都要先进00年的设计资料传到海外,所带来的损失将不可预料。

  傅应龙站起来重重头,朱道临示意他等等:“还有两件事需要尽快办理,一是尽快从武学院第一期学员和进修军官学员中,抽调一批合适的年轻人进入情报局,培训半年再派出去锻炼。”

  “第二是立即命令宝山站的弟兄,对频繁进入宝山新港和上海县城的各级军官展开调查,海军陆战第一师很快要开赴瀛洲展开适应性训练,一旦荷兰人和郑芝龙分出输赢,我们立刻进攻热兰遮城,一举收复整个瀛洲岛。”

  “遵命!”

  傅应龙心中极为兴奋,这两道命令彻底打消他心底里的顾虑,从此他才真正成为朱道临信任器重的左膀右臂。

  目送傅应龙离开之后,朱道临拿出火柴,燃几份密报,随后洗个手坐下品茶,默默考虑是否把麾下迅速壮大的情报局一分为二。

  反复权衡之后,朱道临最终还是觉得保持现状为好。

  随着其貌不扬却极为忠诚的心腹刁美芳两个月前秘密进入情报局,担任负责内部事务的副职,情报局总算补齐了最大一块短板,有了基本框架,有了必不可少的内部监督和经费审核制度。

  在这样的情况下,不宜再有大的举措,否则很容易造成混乱。

  只属于朱道临的情报局近半人员来自逐渐崩溃的东厂系统,至今为止,外界也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情报局的存在。

  情报局局长傅应龙仍是东厂千户,两个副局长分别是新任南京火器局提督李宽济和幕僚团审计处总管刁美芳。

  就连首席幕僚叶良辰和南京镇守太监吴景贤也不知道有这个机构存在,虽然知道东厂江南衙门千户傅应龙与朱道临走得近,时常为朱道临通报消息,但以为多是拿了朱道临赏~±~±~±~±,m.⌒.c↑om赐的银子,利用职务之便干几件见不得人的勾当。

  这种情况是叶良辰和吴景贤乐于见到的,两人与朱道临相交莫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此不会想到更深的地方,至少目前不会。

  朱道临把精力投向了争战不休的南方海域。

  历时两个多月的海战中,郑芝龙和福建水师已经损失百余艘大战船和商船,成功挑起福建各界对外来侵略者的仇恨。

  根据情报显示,福建布政司衙门已经发出“烧掉荷兰船得00两赏银,取得一个荷兰人头颅得50两赏银”的宣告,决定双方制海权的最后一战“料罗湾海战”即将打响,朱道临苦苦等待的扩张时机即将到来。

  为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时机,朱道临足足策划了一年,为此不惜冒险派出大半战舰出访欧洲,把脚步局限于淡水港和荒芜的新竹便不再前进一步,成功地掩饰了自己的目的,给荷兰人和郑芝龙造成了错觉和麻痹。

  朱道临唯一担心的是郑芝龙赢得太快。

  虽然历史上取得料罗湾海战胜利的郑芝龙收回澎湖列岛后,并没有对荷兰人乘胜追击,更没有攻打台南的荷兰据,反而死死咬住老对头刘香不放,追到南澳岛海域灭掉刘香之后,仍然不罢不休,继续对盘踞广东沿海的大海盗展开无情打击。

  足足耗费了两年多时间,郑芝龙彻底地把闽粤两省的制海权紧紧抓在手里,这才回师福建老巢。

  但朱道临仍然担心历史出现变故,如果实力比原来更强的郑芝龙改变策略,转而赶走荷兰人占领台南,朱道临绝不敢冒着被天下人戳脊梁骨的危险出兵南下,来个黄雀在后攻占台南。

  考虑成熟的朱道临,于次日上午下达命令,调动北海舰队四艘主力战舰南下助战,随后亲自前往龙潭军营,以长途拉练为名,将完成六个月基本训练的,000新兵调往宝山卫,随后秘密运往瀛洲新竹地区接管防务,让已熟悉海岛气候并多次围剿当地反抗土著的龙潭军6,500精锐腾出手来,与海军一起迅速南下消灭荷兰人,彻底占据整个瀛洲岛。

  ……

  ……

  傍晚时分,朱道临匆忙从龙潭赶回家中不到三时,爱妻影为他生下来重达八斤的长子。

  欣喜若狂的朱道临与浑身脱力的爱妻完话,抱着哇哇大哭的儿子来到爱妻身边,眼里满是浓郁的挚爱和激动的泪花。

  没等朱道临从巨大幸福中清醒过来,方圆十里的虎山庄园和紫阳观区域响起喜庆的鞭炮声和欢呼声,紫阳观敲响的钟声悠悠回荡。

  消息很快传到金陵城中。

  接到喜讯的各家勋贵和数百富商,连忙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贺礼,浩浩荡荡赶赴虎山正院,早已关闭的神策门竟然也破例打开,为出城贺喜的车队提供便利。

  遥望源源不断赶赴虎山庄园贺喜的各色人物,守城官兵这才发现,感念朱道临的各界民众竟然如此之多。(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