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六四章 扬帆北上

   斜阳西坠,楚梅终于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海天交接的灿烂天际收了回来,望向端坐在不大的实木圆桌旁,正在仔细阅读报告的情郎朱道临身上。

  自从船队启航之后,朱道临一直坐在那里埋头苦读厚达数寸的各种报告,不时用粗糙的炭笔在报告上作出批复,那副心无旁骛的专注的样子,令楚梅无比心动,以至于数个小时过去,她也不忍心出言打扰他。

  朱道临终于合上报告,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望向楚梅歉意一笑:“要是觉得闷的话,我陪你到甲板上走走吧。”

  楚梅微微摇了摇头:“太阳下山了,甲板上也看不到什么景色,还是待在这儿吧……其实我觉得这地方挺不错,也没原先担心的不适反应。”

  “主要还是你体质好,平衡能力和体内自我调节能力异常出色,一般人首次乘坐这种大帆船远航很遭罪,就连我们东海舰队和北海舰队的近半官兵,也是吐了再吐,慢慢熬过来的。”朱道临不着痕迹地赞道。

  楚梅自豪地笑了笑,来到朱道临身边坐下,握住朱道临伸来的手,感慨不已:“知道吗,你让我非常吃惊,现在的你和从前的你完全是两个模样……怎么说呢,就像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我从没见过你展现如此自信、如此深沉的气质,深沉得令人敬畏。”

  “啊……哪里有你说的这么玄?”

  朱道临真没觉得自己与以前有何不同,要是真有什么不同,也只是此前一直在楚梅面前低调行事,默默守护自己无法告人的秘密。

  楚梅温柔地点了点头,不再纠结于这个话题,抽出只手。指向桌面上摆放整齐的报告,好奇地问道:“你在这边经常这样批阅报告吗?”

  朱道临毫不隐瞒地告诉楚梅:“通常情况下我都不用亲自批复报告,但军队的报告全部由我审核批复,任何人都不能染指……”

  “这些报告大部分是军队提交上来的,少部分是瀛洲民政官员的总结和申请报告,最下面那份牛皮纸卷宗。则是关于福建郑氏家族和荷兰@⑩@⑩,人正在紧锣密鼓进行战争准备的机密情报。”

  “拥有三万军队和上千艘战船的福建郑氏家族你也许不知道,但历史上大名鼎鼎的爱国将领郑成功你肯定清楚,如今福建郑氏家族的掌舵人名叫郑芝龙,荷兰人、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习惯称之为郑一官,他就是郑成功的父亲。”

  “只不过,你知道的郑成功如今才不过九岁,还没有因为抗击满清获得国姓爷的恩赐,所以也没改名,名字叫做郑森。”

  楚梅愣了很久。随即急切地问道:“那你为何不快点儿率领军队,支援福建郑氏家族,抗击外来侵略?”

  朱道临听了不由乐了,哈哈笑道:“你知不知道,如今的郑氏家族其实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地方军阀势力?”

  “知不知道,郑成功的父亲郑芝龙,如今霸占着台湾海峡和以南大片海域,只要是出海贸易的船只。必须交给他一千两白银才能通关?”

  “你恐怕还不知道,郑芝龙在五年前。还是个横行大海,与荷兰人和葡萄牙人相互勾结的大海盗!恐怕更不知道,郑芝龙虽然归附大明当上了福建水师的将军,但再过十三年他就会率领数百艘战舰和上万家丁,投靠满清!”

  “这样的人,你说我会出手帮他吗?”

  楚梅又一次震惊了:“这……怎么会这样……”

  朱道临爱怜地握住她微微颤抖的纤手:“好了。别太担心,你不需要理会这些事,等他们打个半年一年的,打得两败俱伤,我再命令瀛洲军、龙潭军和东海舰队大举南下。给予霸占台南的荷兰人毁灭性打击,把整座宝岛全部收回来,再从兵荒马乱民不聊生的大明内地迁来100万民众,力争用五年时间,把瀛洲建设成为繁荣富强的根据地。”

  楚梅不可置信地望着朱道临:“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了?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你也知道一年前的淡水河两岸和如今的台北县是个什么样子,几乎全是荒无人烟的瘴气之地啊!仅仅一年时间不到,如今已经成了20万民众安居乐业的世外桃源。只要你能来帮我,整个计划说不定能提前两年完成。”朱道临笑道。

  楚梅心动不已,讷讷地道:“可我……我什么也不会啊!”

  朱道临一把将楚梅搂进怀里,郑重地看着她,目光里满是鼓励:“谁说你什么也不会的?你可是接受过十六年的现代高等教育,拥有领先数百年的思想观念和科学知识,足以应付任何挑战。”

  “哪怕因为知识的局限,无法在军事领域有所建树,也能在教育文化、行政管理和企业经营领域建立一番伟业。退一万步,哪怕你什么都干不好,也能成为一个伟大的教育家!”

  “如果你愿意,我把正在规划的东方第一座大学城定在温泉镇建造,明年春季,出访欧洲的船队就会返回淡水港,届时将会有成百上千的欧洲科学家、建筑学家、冶金和化工等行业的能工巧匠跟随而来……”

  “如果再加上我从大明请来的各种人才,定能支撑起一所领先世界的综合性大学,从此改变整个华夏民族的未来,成为人类文明和先进科技的领跑者!”

  楚梅只觉得全身发热,心儿怦怦狂跳:“你不会是安慰我的吧?”

  朱道临深情款款地吻了一下楚梅:“我宁愿自杀也不会骗你,否则绝对不会把发生在我身上的天大秘密告诉你并与你分享。”

  “如果目前的瀛洲还不足以让你树立信心,那么等你到了正在兴建中的东方第一大港宝山港,再到拥有我诸多产业的金陵城好好看看,详细考察我领导下从无到有逐渐壮大的大型钢铁厂、水泥厂、枪炮厂、造船厂和工艺水平远超景德镇的陶瓷厂,你定会和我一样拥有强大的信心。”

  楚梅挣扎着坐起来:“好吧,我相信你,你说的这些都是我迫不及待想要了解的内容,我更想看看,你神神秘秘地瞒着我两年多,到底做出什么样的事情,还有……包括你那个钦命二品诰命夫人和柳如是、顾媚那些个小妖精。”

  朱道临听到楚梅这番说辞,大骇,随即无奈地摇了摇头:“好吧,我们到甲板上好好走走,和官兵们一起用晚餐,然后上床休息。虽然台风过后顺风顺水波澜不惊,但至少还要六天时间才能到达宝山港,有六天时间足够你弄明白许多东西了。”

  楚梅想了想觉得也是,拉住朱道临的手,一起走出舱门,随口问道:“宝山港就是后世的上海港吗?”

  朱道临耐心地解释道:“不是,上海港在如今的上海县城东门外,距离吴淞口有18公里,走黄浦江水路距离为30公里左右,我以宝山卫指挥使的名义投入了两百万白银,在黄浦江口西岸修建宝山港和宝山新区,具体位置在吴淞炮台至宝钢公司海运码头那片区域,面积约为650平方公里。”

  “不过到目前为止,开工建设的面积尚不到200平方公里,其他地方大多是芦苇沼泽和部分农田,正在兴建的核心区域大多被严格规划的港口、仓储区和十几条道路所占据,商业区和居民区只有东西向两个街区和两侧南部北向两个居民区,等到了那儿,一看你就清楚了。”

  “你这么干,难道大明朝廷和地方政府不干涉吗?”楚梅疑惑不解地问道。

  朱道临嘿嘿一笑:“要是在一年前我还真担心,事到如今谁还敢管我?对于大明朝廷而言,我可是堂堂钦命二品龙虎将军,还是拥兵数万的东江镇总兵官和宝山卫指挥使,整个宝山方圆50里包括崇明诸岛都是的我地盘。”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我是个位高权重心狠手辣的大军阀,我不动手收拾他们就算好了,谁敢来找我麻烦?”

  “别的不说,只说我麾下长期驻扎宝山的6,000多海军陆战队将士和近万官兵的东海舰队,就足以保证我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如今的大明,内忧外患,战火纷飞,皇帝能保住他摇摇欲坠的江山、朝中文武和各地官员能够保住自己的利益就算老天长眼了,谁还顾得上别人?”

  这下楚梅彻底无语了。

  不过了解得越多就越糊涂,混乱之下她干脆什么也不想,抓住朱道临的手臂,娇嗔道:“说老实话,你到底有多少财富?”

  朱道临想了想,回答:“我也不知道具体有的数目,只记得手里拥有的金银和银行存款……”

  “存放在大明金陵和瀛洲两地的黄金约有4吨,白银30吨左右,铜料加起来有2,200吨左右,投入博孚钱庄和四海银行的白银约为1,200万两。”

  “留在现代鹤山别墅的几张银行卡里,美元和人民币加起来,约为6亿3千多万元人民币,不过年底之前还得支付给高阿姨的公司7,000多万……咦!?你怎么了?晕船了?”

  楚梅在朱道临的搀扶下全身发软,喘了好久才没有晕过去。(未完待续。)uw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