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三六章 鸡飞狗跳

   金州城,将府。

  等其他人发表完看法,年轻的广鹿岛参将尚可喜想了想,大声说道:“皮岛和咱们金州卫不一样,那是皇上和朝廷明确划分给朱道临的地盘,岛上的老沈将军一直和造反的孔有德、耿仲明他们暗中联络,不听号令,被钦命的东江镇总兵官朱道临收拾也就情有可原了。”

  “哟呵,你别以为自己没事,按照兵部通告,你如今驻守的广鹿岛也属于朱道临的管辖地盘,他不找你麻烦恐怕是还没抽出手来。”

  指挥佥事高明城阴阳怪气地来上一句。

  尚可喜哈哈一笑:“他真要广鹿岛的话,我就给他,可他一直没说要占广鹿岛啊!”

  “这两个月来,皮岛派出的巡逻船不断经过我广鹿岛附近,对数百里海岸的水情进行反复勘测,每次经过我麾下弟兄驻扎的广鹿岛、长山岛和大小鹿岛时,他们都会和气地打招呼,还送给咱们弟兄不少东西呢。”

  “听我麾下去皮岛卖盐回来的弟兄说,如今的皮岛与从前大不一样了,岛上大兴土木扩建码头,还建起了两座大炮台,北直隶三大富商和朝鲜崔家、李家等几大世家在岛上联手开办了商行和钱庄,每天都有近百艘满载货物的船只到皮岛交易……”

  “辽东和朝鲜的大量山货、马匹、耕牛和粮食被运到北直隶和江南地区,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岛上驻扎的近万新军粮饷充足,清一色的铁盔皮甲和遂发火枪,装备了三十几门大将军炮,这两个月没日没夜地打枪打炮苦练不止。”

  “听说他们官兵每月最低有2两银子军饷,每年免费发放四套军装和结实的帆布鞋,冬天人人有棉大衣和大棉帽子,一天三餐从不缺肉,富得流油啊!”

  众将校还是首次听到这个消息,惊愕之后心头火烧火燎的。禁不住高声议论起来,最后望向沉思不已的主将黄龙,询问朱道临出这么高的价钱请本部佯攻配合,是不是真的能够兑现?

  黄龙抹了把上唇浓密的胡子。平静地说出自己的看法:“去年底的登州之战发起前,朱道临将军曾拿出数十万两白银和制作精良的新式刀枪,向包括京营和两大巡抚标营在内的各友军大肆购买粮食和战马,以一己之力破城之后,他也没有吃独食。而是把功劳分给了协同作战的京营和江南新军,非常厚道!”

  “不过,也有传言说此人飞扬跋扈,贪得无厌,在登州之战结束后,他竟敢把缴获的登州水师百余艘大小船只全部抢走,就连通州势力最大的骡马行和即墨百年世家他也敢抢,不但触怒了山东地方豪强,还引来满朝文官的口诛笔伐,可到现在他啥事没有。”

  “由此可见。皇上非常信任朱将军。”

  “此番他在皮岛投入那么大,准备了这么长时间才给我来信,肯定是谋划已久,早已胸有成竹。”

  “依我看来,此次他许给咱们这么大的好处,只要求咱们出兵庄河和盖州展开佯攻,目的非常明确,他是真的要率部经过鸭绿江一线,进入辽东找鞑子拼命,而不是虚张声势。应付朝廷和皇上!”

  众将校纷纷点头,完全同意黄龙的分析。

  朱道临给出这么大的好处,只要求金州卫派出几千弟兄发起佯攻,达到牵制鞑子兵力的目的就行。而不是让大家去找鞑子拼命,这种天大的好事傻子才不干。

  黄龙是个性格耿直、处事公平的汉子,对满清鞑子刻骨仇恨,之所以一直没有向满清鞑子发起攻击,完全是因为受困于缺粮缺钱缺装备的窘迫处境。

  如今麾下弟兄都愿意配合东江新军的行动以换取好处,他立刻并决定亲自到皮岛走一趟。见见闻名已久富甲天下的朱道临。

  等候在金州湾的五艘大小船只载上金州卫指挥使黄龙、广鹿岛参将尚可喜等十余人立即出发,沿着海岸,连夜返回皮岛。

  次日上午,船队途径满清鞑子阿齐格驻扎的孤山大营时,两艘500吨级战舰竟然在数千鞑子军队的阵阵怒吼声和密集的箭雨中,肆无忌惮地驶向河口纵深水域,对距离500多米的岸上大营展开二十多分钟的猛烈炮击,打完携带的所有弹药才扬长而去。

  此时岸上大营早已烟尘滚滚,一片狼藉,数以百计的惊马横冲直撞,哀声震天,倒毙的马匹和百余具尸体清晰可见,看得另一艘船上的黄龙、尚可喜等人眼睛都直了。

  黄龙一行尚在途中惊叹不止的时候,皮岛上的朱道临迎来了惊慌失措的朝鲜使臣。

  府尹申景祯、安州防御使李勘、天台县令崔鸣河、水军虞侯吴元泰等二十余文武官员刚登上北码头,便获得东江新军主将吴季诚等将校的热情接待,双方寒暄片刻再次登上马车,前往驻军大营与大明奉国将军、东江镇总兵官朱道临进行会晤。

  换上身二品官服的朱道临,肃立在将府门前含笑等候,申景祯和李勘等人远在大院门口便匆匆下马,略微整理便恭恭敬敬入内见礼。

  身为上国名将的朱道临,没有半点儿架子,客气地与申景祯和李勘见礼完毕,特别询问谁是水师虞侯吴元泰,然后和蔼地上前两步,把忐忑不安跪地行礼的吴元泰搀扶起来并称赞几句,这才请申景祯和李勘一同进入正堂。

  宾主分别落座,香茗奉上,朱道临客气地说道:“我军进驻皮岛以来,得到府尹大人、防御使大人还有诸位大人的热情关照和鼎力支持,再次请允许我代表大明朝廷和皇上向诸位表示感谢!”

  “将军言重了!作为大明属国,我等支持上国将士乃是应尽的本分,若有不到之处,还请将军多多海涵啊!”

  安州府尹申景祯连忙表态。

  作为李朝重臣和朝鲜申氏家族的代表,在官场摸爬滚打几十年的申景祯不但没有被朱道临的友善客气所迷惑,反而有种战战兢兢的感受,深恐得罪这位年纪轻轻却杀伐果断的上国名将。

  ***********

  ps:这个月很忙,小火只能保持不断更,请大家继续支持哦!如果大家书荒,可以看天子的小说《寒门状元》,绝对带给你非同一般的阅读体验。(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