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〇九章 新起点

   连续两日兴师动众的视察可谓喜忧参半。

  龙潭新区的建设度基本上达到了朱道临的预期,细分过后的十二家大小工厂和七个大型居住区,几乎完全按照总体规划进行修建,整个龙潭仍然处于尘土飞扬烟雾缭绕的建设当中,边建设边生产的工厂占绝大多数,由此而导致的混乱也就难以避免了。

  朱道临不敢太过苛责掌控全局的幕僚团成员和各部门负责人,毕竟连他自己也从未经历过如此大规模的建设与开拓,出现决策失误、急切之下的盲动行为、因为事故死人等等问题在所难免。

  唯一的解决办法便是放慢度,又或者暂时停下来,清醒热的头脑,找出原因,总结经验教训,拿出切实的解决办法之后再动工。

  在龙潭新区的视察中,从不轻易责备属下的朱道临了一次火,当着上百名幕僚和各部主官的面,严厉批评了水泥一厂的正副厂长和技术总管,毫不留情地责问他们为何不严格按照规章制度来做?

  为何不给生产工人放工作服和自己辛辛苦苦从天枢阁带来的防尘口罩?为何不集中力量先把运送原料的窄轨修起来,反而以极其低廉的工钱雇佣上千名老弱妇孺肩挑背扛?

  一连串的质问,吓得两位厂长和技术总管跪倒在地,浑身不住抖。

  这个时候,周围上百人谁也不敢上来劝阻,朱道临骂完之后也觉得过分了点儿,扔下句“立刻停工,组织全厂员工学习规章制度,各级主管必须做出深刻检讨”便扬长而去,头也不离开被他寄予厚望的水泥一厂,并要求幕僚团对边建设边便开工的水泥一厂,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

  此举把所有人都震慑住了!

  谁都知道,勒令停产再进行调查意味着什么,水泥一厂的各级主官不但会因此而失去朱道临的信任。还有可能成为杀鸡儆猴的那只可怜的鸡。

  唯独席幕僚叶良辰和隐性权利巨大的玄矶道长明白朱道临的良苦用心。

  在此之前,朱道临曾对两人说过这样的话:“无论是军队还是工商业,成立初期是决定成败的关键阶段,我们的军队和工商业正处于崭新的起点。决策层和各级主管尤其要按规矩办事,否则就会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无法控制。”

  “大明官场贪腐泛滥混乱不堪的现状,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们必须得引以为鉴。”

  虽然问题层出不穷,但取得的成果同样令朱道临由衷地感到高兴。

  龙潭码头上方的钢铁厂一期工程竣工投产。三座日产生铁5o吨的中型平炉,已有两座点火出铁。

  炼出的生铁和铸造用灰口铁,基本上达到了技术要求,如今工匠们动作越来越熟练,也越来越规范。

  钢铁厂各级主官在劳动保护方面严格按章执行,措施得力,朱道临和最辛苦的炉前工一起喝着防暑降温的绿豆汤,就生产情况、劳动保护和工人待遇等方面进行半个小时的交谈,工匠们对工作环境和待遇非常满意,朱道临听到后无比高兴。

  离开钢铁厂之前。朱道临当场给钢铁厂的两个正副厂长、技术总管和冶炼车间主管嘉奖记功,宣布奖励钢铁厂各级管理人员2oooo两银子,勉励大家向钢铁厂学习取经,同时要求钢铁厂各级主官,戒骄戒躁,总结成功经验,上报幕僚团。

  随行的多名幕僚和两名江南时报采编,全程予以记录,朱道临的指示更是一字不漏。

  这也是朱道临宣传计划中的重要一环,他必须从一开始就树立典型。立起标杆,让所有从业者从心里树立起荣誉感和使命感。

  等所有企业建成投产,走上正轨之后,朱道临还会实施庞大的股份制改造。在每个工厂建立工会,赋予工会监督权和决策参与权,让每一位主管和工匠拥有自己企业的股票,真正成为企业的主人。

  得益于朱道临带来的各种先进技术资料和高度统一的组织方式,得益于大匠师们和各部主管的不懈努力,龙潭工业区初步建立起产业技术标准。有了基本的质量管理办法和检验依据,虽然还很简陋,尚未形成体系,但在朱道临看来已经是个巨大的进步。

  平炉冶炼、玻璃制造、纯碱和硫酸的成功制取与运用,都是从最初的小规模反复试验一步步走到大规模生产的。

  新组建的龙潭标准件厂的零部件系列化和规范化、皮革厂原始的流水线生产、五金厂的铁定铁丝的技术规格和质量标准、龙潭巡警局的筹备和七大工匠住宅区正在实施的居民委员会制度等等,都展现出良好的效果和展活力,令朱道临和所有陪同人员深受鼓舞。

  直到现在,朱道临仍不计成本地投入资金,仅是从天枢阁带来的生产原材料和机器设备,就是任何人、任何势力无法企及的,而且到目前为止只有投入,没有产出,完全可以称之为孤注一掷。

  但朱道临坚信,所有的投入都值得的。

  预计最多再用一年时间,龙潭新区这个迥异于大明天下任何地方的独立王国,必将焕出惊人的创造力和勃勃生机,为他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和社会效益,成为天下瞩目的焦点,对大明社会产生无可抗拒的积极影响和推动。

  在为期两天的视察中,令朱道临欣喜的不止是踏踏实实稳步前进的龙潭钢铁厂,也不是栖霞山下占地面积六平方公里的全封闭式军工业制造基地,而是之前认为至少到秋季才会有所作为的八卦洲。

  负责八卦洲移民垦荒和造船厂建设的刁美芳,绝对是个被忽视的杰出人才。

  此人虽然是权责重大的造船厂财务总管,一年多来不断展现他在账务管理和统筹安排方面的才华,却因为形象太过猥琐,兼之生性好色,始终得不到核心决策集体的接纳,在朱道临的大力举荐下,勉强获得过半数赞成票进入幕僚团,却始终是不受正人君子们待见,无论在何处。排名最后一位永远是他。

  正是这样一位不受核心决策层重视的好色小人,指挥19oooo人的流民队伍,提前两个月完成八卦洲的环岛堤坝和32公里河堤的修建任务。

  在所有人面对数十万滞留灾民束手无策的时候,又是猥琐好色的刁美芳悄悄给叶良辰献计献策。在春节前后两个月时间里,4o多万难民背上粮食、满怀希望地踏上归乡之路,36ooo名参与八卦洲建设和垦荒最后不愿离去的灾民,在刁美芳三寸不烂之舌鼓动下,满怀希望地背起包袱。分批乘坐海军的船只,漂洋过海前往瀛洲岛安家落户。

  在刁美芳的不懈努力下,八卦洲五个流民定居点成为移民安置的典范,4o多万亩土地提前完成开垦和分配。

  如今已完成春耕,播上了天枢阁的高产稻种,各种蔬菜、瓜果种子得以推广,每家每户的自留地上开始冒出一片片绿色,鸡鸭和猪牛的叫声不绝于耳,五个居民点65oo户移民共248oo余男女老少全都踏实了,如今都怀着感恩的心情。争先恐后不计报酬地参与到移栽树木和新船厂建设中。

  更让朱道临刮目相看的是,刁美芳力排众议,否决了厂长缪晋德的诸多实施方案,据理力争说服副厂长谭奇英和技术总管张祥龄,把大部分工匠和技术力量留在旧船厂,按计划全力修造8oo吨级武装运输船,让两千多名学徒在经验丰富的老工匠带领下,改装和维护登州之战缴获的各种战船和运输船。

  刁美芳大部分时间吃住在八卦洲新船厂工地,指挥6ooo名技术越来越好的工程兵修建船坞和码头,并遵照朱道临的要求。在码头下游边沿区域建起一座占地12亩的封闭式高墙大院,用石条和双层青砖修建的四面围墙高达四米,上面还拉上了自制的铁丝网,

  朱道临登上八卦洲视察时。走进如同监狱一样的仓库大院也为之叹为观止,陪同的百余文武个个目瞪口呆,不停感叹这是座新式监狱还是军用仓库?

  面对大家的疑问和猜忌,平时总是一脸媚笑的刁美芳非常严肃地请大家跟他走,打开最靠里的一号仓库大门请大家自己看看。

  众文武进入仓库,面对满当当闪闪光的紫铜棒、黄铜板、卷呈圆柱状的铜带和铜锭目瞪口呆。里侧还有一排排紧靠墙壁整齐码放的坚固木箱不知装着何物,粗粗估算,仅是铜料就不下15oo吨。

  众人这才明白刁美芳的良苦用心,明白他为朱道临修建这样监狱式的仓库不是献媚,而是谨小慎微防备于未然的无奈之举。

  换谁接受这么大的重托、肩负这么重的责任,都会这么做,甚至要比刁美芳做得工程更庞大,更加过分。

  参观完八卦洲,大家不约而同大为赞叹,对刁美芳固有的看法迅转变,一直对刁美芳的越权深感恼火的厂长缪晋德显示出男子汉的坦荡,当众向刁美芳诚恳道歉。

  从来都是一脸媚笑的淫贼刁美芳愣了良久,突然上去抱住满脸羞愧的缪晋德,嚎啕大哭,当场把朱道临的眼泪也哭出来了。

  第三天下午的总结会上,朱道临反复强调的企业章程和规章制度、劳动保护条例终于获得全体与会者的高度重视,真正贯彻朱道临“有法可依、有章可循,要用制度管人”的指示后,各部门、各工厂出现的问题很快得到解决。

  短短三个小时里,数十份盖上“虎山工商业管理委员会”大印的整改文出炉,一份嘉奖令和一份批评通报迅誊写百份,由具体监督人员签名盖印之后,迅送往各大工厂和天工商贸股份公司。

  会议结束前,朱道临郑重宣布一个重要决定:“由幕僚决策集体负责,各部门主管配合,抽调25名坚持原则、责任心强的基层主管和年轻财务人员,组建直属和本人和工商业委员会的审计处,任命原长江造船厂财务总管刁美芳为审计处处长!”

  现代时空,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各种各样造型各异的楼盘如同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

  全国各地的城市规模越来越大,南京自然也不会例外,原本偏僻的栖霞区印刷厂仓库前方一片开阔,主干道两旁不是水塘沟渠,就是郊区菜地,半年不到就被一座座笼罩着防护网的在建商住楼取代。

  印刷厂仓库不再是背靠山岗的孤零零建筑,东面的臭水塘和西面的乱石岗已被填平,两片占地五十余亩的厂房和仓储区,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当中。

  原本花费两千来万买下的仓库和地皮,如今仅地皮就值四千万以上,只要敢开口转让,马上就会有一群房地产商争相出钱,连同新落成的三栋仓库楼一起吞下。

  上午九点,神采奕奕的仓库主任6建民已在三号库底层干了两小时,他擦了擦额头微微沁出的汗珠,将最后一箱马来西亚进口锡器的精美包装拆开,把其中十二件套的雕花酒具小心取出,说明和商标全部取下来扔到一旁,再用准备好的一条条红色绒布,把一个个锡器包裹好,逐一放进另一个厚纸箱封里,封好之后再把厚纸箱放到边上的木箱,拿起锤子和钉子小心钉上盖板,左右看看颇为满意,端起木箱放到墙边整齐堆码的199个同样大小的木箱上。

  “总算是干完了,也不知道为何舍弃原来的漂亮包装,非要换成没有任何标识和字体的箱子,连产品说明都不能放进去,浪费啊!”

  6建民自言自语地嘀咕几句,拍拍手掏出手机,要联系货车拉到鹤山别墅存放,谁知道他刚走到仓库门口,一个高大的黑影忽然扑上来,吓得6建民急退两步,定神一看,立刻惊喜地叫起来:

  “木兰我的天哪,你差点儿把我吓死了!”

  ps:谢谢还没现大大的打赏!

  今天家里有事情,暂时只有这一章,请大家谅解!明天恢复两更!(未完待续。)

  地一下云.来.阁即可获得观.】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