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三九章 北上青岛卫

   随后数日,上元港各码头一片忙碌。∑,

  600余名训练有素的水师官兵从宝山卫和龙潭千户所赶到造船作坊,在三位新晋舰长的率领下,登上两艘崭新的700吨级远洋运输船和维护一新的500吨级战舰,随即在附近水域展开适应性训练。

  军营中即将出征的新军官兵停止了日常训练,各营官兵获得轮流休假两天的机会。

  码头纵深处,掩映在绿树和翠竹中的军用库区戒备森严,亲卫营300官兵和码头护卫队500队员尽数出动,将分散存放在不同地方的2,170吨铜料、850吨锡锭和1,400吨铅条运到乙字仓统一储存。

  随后,亲卫长郭中骏率领200亲卫,将购自天枢阁的300多吨大米、玉米和腊肉、腊肠等特产,分成三份分别送到紫阳观、紫阳武馆和虎山正院,再把包装严密的150吨印钞纸从东院老印刷厂仓库转移到军械重地丙字仓。

  四天后的子夜时分,消失多日的朱道临悄然回到空荡荡的甲字仓中,十分钟不到,一排排不同规格的木箱和纸箱占据整个空间。

  这些木箱和纸箱里面装着大明海军21万套军装、8万套黑色警察作训服和黑色作训鞋,陆军的10万套丛林迷彩作训服和20万双07式军用作训鞋,还有为海陆两军准备的500万套军衔及军种标志、450万个银色军徽和特别定制的2,200万颗镜面铜扣等物品。

  朱道临几乎把存放在栖霞北郊印刷公司仓库里的所有军用物资都带了回来。

  深感疲惫的朱道临长出了口气,看了一眼脚边用绿色帆布绑带捆绑的40捆定制绣春刀,轻轻拉开虚掩的仓库大门闪身而出,反身锁上门,然后顺着幽暗的墙脚缓缓绕向后方的山岗,途中两次停下脚步屏住呼吸。躲过两组交叉巡逻的精锐侍卫,无声无息登上植被茂密的山岗,沿着特别开辟的小道返回虎山正院。

  崇祯五年十月二十五,大雪,西历1632年12月6日,星期一。

  大明帝国的北疆此时已是风雪交加。冰冻三尺,江南地区同样寒风刺骨满山白霜。

  令无数农民担忧的是,所有沟渠水塘冻结了数寸厚的冰层,时晴时阴的苍天却没有下过一场雪。

  这种极为罕见的异象,令无数人惶恐不安,“来年大旱”、“定有蝗灾”的流言尘嚣直上,好不容易恢复常态的江南米价再次上涨。

  上午九点,暖阳高照。

  繁忙热闹的上元港万众聚集,头戴黑色钢盔、身穿绿色毛领军大衣的三千新军将士列队而出。在万众瞩目之下列队陆续登船。

  从城中赶来的数百乐户、青|楼女子和各业代表,手提装满煮鸡蛋和米饼糕点的竹篮挤满码头,将礼物送到走过眼前的官兵面前。

  让人倍感无奈的是,新军官兵除了不断致谢外,谁也没有接过百姓送上的礼物,身穿闪亮锁子甲的军官们不得不走上前,向民众连连作揖大声解释,然后加快速度追上自己的部队快速登船。

  军用码头的彩棚下。

  头戴钢盔身披黑色大氅的朱道临。这会儿仍然在与送行的金陵勋贵们低声交谈,朱道临此次率军北上没几个人知道。不知谁把消息传出去,竟然引来这么多民众送行。

  吴景贤紧紧抓住朱道临的手叮嘱好一会儿,这才退到玄青道长等人身边,一边叹息,一边低声议论朱道临的此次北征。

  这些长辈们心中的不舍不见得比另一侧的朱道临家眷少,尽管长期以来我行我素的朱道临经常离开。一走就是十天半月的情况很常见,但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令人牵挂和失落。

  张拱薇把目光从警戒线外涌动的人潮中收回来,接过赵之龙的话题对朱道临说道:

  “山东那边的灾情恐怕比忻城伯说的还严重,筹集军粮对非常困难……道临,你得有所准备才是。仅靠京城和天津卫的四海商行,恐怕无法解决三万将士的温饱问题啊!”

  朱道临点了点头:“张叔,你尽管放心吧,小侄有办法解决粮食问题,半月之内宝山卫的运输船队定能返回上元港,届时张叔和德忠贤弟只管率领麾下将士轻装登船即可。”

  “看看、看看!和大财主在一起就是好,行军打仗连粮草都不用操心,我为何没这福气啊?”赵之龙酸溜溜的抱怨起来。

  众人一阵轻笑,张拱薇含笑望向身后两个穿上戎装的儿子,心里感到非常欣慰,他已经打定主意把小儿子张德义送到朱道临身边学,说不定今后能跟随朱道临创出一番伟业来。

  徐弘基心情非常好,他麾下两个卫共8,000官兵发动的剿匪作战已经持续25天,新型舰炮和燧发枪的强大威力令他受益无穷,连续摧毁十余个水匪营寨歼灭近万水匪的六次大规模战斗,都可以用摧枯拉朽所向披靡来形容。

  无论多么凶悍的亡命之徒,在火炮和燧发枪的密集打击下都是一个结果——尸横遍地,血流成河!

  到目前为止,徐弘基麾下各部上缴的金银珠宝高达700余万两银子,陆续送回大本营的各种物缴获资多达70余船,各部将士中饱私囊的那部分有多少谁也算不清,徐弘基也不打算追究,他现在最关心的是半个月后集中战舰挥师北上。

  剿匪各部取得的辉煌战绩和将校们的陆续送来的捷报,让徐弘基树立起前所未有的强大信心,他预感到与朱道临麾下舰队联合北上作战,将比自己之前推测的轻松百倍。

  只要运用联合舰队船坚炮利的优势,断绝叛逆孔有德数万乌合之众的退路,进而向叛军占据的登州城展开猛烈炮击,定能如朱道临所预料的那样,为自己带来前所未有的显赫战功。

  看到麾下将士已登船完毕,朱道临向诸位前辈告个歉,独自走到眼含珠泪的妻妾面前,握了握爱妻小影的手叮嘱几句,转向默默流泪的徐拂和如烟低声安慰,最后伸出双手,把满脸泪痕的柳如是和顾梅拉到身边,温存地拭去她们脸上的泪珠,吩咐她俩注意身体,注意保暖,没事多练练琴,练练棋艺,等凯旋回来要考校她们。

  依依不舍的话别后,朱道临回到长辈们面前逐一告辞,随后率领亲卫列队登船,人群顿时响起震天欢呼。

  两艘满载兵员的700吨运输船率先离港,朱道临站在升起火红战旗和白色风帆的战舰上,郑重地向码头上数以万计的军民敬礼。

  数以万计的激动民族拼命挥手高声祝福,欢呼声祝福声此起彼伏。

  深受鼓舞的官兵们自发地走到船舷边沿,面对下方震天欢呼的父老乡亲,昂首挺胸,整齐敬礼。

  *************

  ps:谢谢山青盈大大的打赏,谢谢《六根清净》大大的月票!小火继续求订阅、打赏、推荐票和月票鼓励!(未完待续。)u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