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八四章 隐患

   与郭中骏不同的是,年青的玉字辈弟子大多进入紫阳观内药房,跟随玄岳、玄玑和玄焘学习医学。…≦,

  目前,已经有29名弟子进入紫阳书院执教,由紫阳观玄字辈道长共同挑选的16名武艺扎实、吃苦耐劳的年轻弟子,陆续进入紫阳武馆担任武学教习,学习朱道临从海外天枢阁带回来的新武学,全力辅佐给茅山上清一派带来无限希望的玉字辈俊杰朱道临。

  郭中骏迅速展示出正直的人品、高超的武技和稳重的性格,深受朱道临的信任和器重,没过多久便提拔他为武学副总教习。

  紫阳观玄字辈的道长们都清楚地知道,朱道临对阅历丰富、成熟勤奋的郭中骏的要求,远比之前对玉龙、玉龙和法名玉简的杨大鼎的要求高得多。

  胸怀远大的郭中骏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

  在紫阳武馆担任教习的三个月里,郭中骏白天承担繁重的训练任务,晚上如饥似渴地学习军事基础理论,彻底弄清了火枪火炮、指南针和望远镜的工作原理,还掌握了六分仪的观测方法和复杂计算。

  目前,郭中骏正在自学朱道临交给他的《军事测绘与制图》,遇到不懂的地方,都能获得朱道临的亲自指点。

  但是,素来细致的郭中骏这次却犯了个不大不小的错误。

  郭中骏以为宝山港的分舰队会随同朱道临一起北上天津,所以并没有带来朱道临离开金陵前交给他的海图和六分仪,谁知道到了宝山卫才知道舰队没有回来,而郭中骏从龙潭带来的两艘300吨级战船虽是改良后的双桅战舰,装备比魏国公徐弘基拿去的3艘战舰好得多,可船上大多是入伍不到两个月的新兵。

  两位年逾三十的舰长。是朱道临当初从徐弘基麾下调来上元千户所的水战老手,可两人都不识字,后朱道临吩咐把海图拿出来,于是郭中骏和所有人一样都傻眼了。

  朱道临虽然心中不快,但并没有责备郭中骏,当即下达“沿海岸航行”的命令。吩咐舰长陈瑄拿一块白布来,再请同船的太监赵怀忠从他携带的藤箱里拿出毛笔和砚台,让忐忑不安的信号兵把挂在船楼外的矮方桌拿来摆在甲板上。

  朱道临根据自己有些模糊不清的记忆,在摇摇晃晃的船上慢慢画出黄海和渤海的海岸线,再详细地标上沿海府县、港口、航线和大概的航程数字。

  围观的众人惊愕不已,郭中骏细细看过之后钦佩不已,心中的愧疚也少了许多。

  赵怀忠称赞完毕,指着山东沿海的灵山卫和即墨东面的鳌山卫之间的地方问道:“道临,这地方你是不是记错了?咱家分明记得。崂山南面的海边只有个浮山前所,好像是山东兵备道直辖的千户所,并没有青岛千户所这个名字啊!”

  众人一听,全都转头望向盘腿而坐的朱道临。

  朱道临略一琢磨,很快便明白自己先入为主搞混了,此时的青岛只是个小渔港,大明朝的天下还没人认识到青岛重要的战略地位和优异的港口条件,于是虚心接受意见:“哎呀。恐怕是我弄错了,对不起啊……小罗卜——”

  “到!”

  腰间插着红黄信号旗的总旗官快步跑来。

  朱道临问道:“我们两艘船上有哪位弟兄随船队去过天津港?”

  年轻的总旗官罗博文满脸窘迫:“一个都没有……几乎所有老兵都调到了淡水舰队。上次跟随船队送货去天津的几个总旗和百户,前几天也到狮子山下的南大营特训去了……”

  “唉,我们两艘船除舰长和五个总旗之外,其他都是入伍两个月的新丁,听说出海北上天津,大家都乐疯了。我们几个带兵的却愁死了。”

  徐文爵和张德忠几个看得有趣哈哈大笑起来,朱道临也忍不住笑了:“没关系,我也是第一次走这条航线,你代我给弟兄们传句话,这几天刮的是南风和东南风。海面风平浪静,顺风顺水,只要把平时训练的本事拿出来,就能顺利抵达天津港。”

  “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北风也该起来了,同样是顺风顺水……你要大家不要担心,大胆去做!”

  “明白!”

  年轻的总旗官眉飞色舞地走向后甲板。

  常延竣指向胶东半岛东南角的靖海卫,好奇地问道:“兄长,我们什么时候能抵达这地方?”

  朱道临站起来四下观望,发现两艘战船已来到江口外5公里左右的海域,南风劲吹之下,升起满帆的战船速度逐渐加快。

  他大致估算一番里程,向深切关注的众人回答道:“长江口到靖海卫航程约650公里,以我们现在的速度需要4天,但我们需要沿着海岸航行,先到青岛,然后向东绕过胶东半岛东南的这个角,也就是靖海卫所在的位置,再沿海岸北上,抵达东北角的威海卫,这么走才稳妥。”

  “由于近海风力不大,航行时间相对要长一些,大概3天后的早上抵达崂山下的浮山前所,休整一天继续赶路,争取用3天时间到达威海卫。”

  “等到了威海卫,西行150公里就能进入风平浪静的渤海湾,一直走就是天津港,只要不遇到恶劣天气,整个航程约为13天左右。”

  赵怀忠哈哈一笑:“好,只要13天能够顺利抵达天津港,一切都来得及。”

  众人都很乐观,两艘300吨级战船为了适应长江水战和快速巡逻,拥有高低搭配的两根桅杆,分别安装纵横两种新式半硬帆,速度比500吨战舰级快上不少,操作也很灵便。

  如果顺风顺水的话,按照里程计算11天就能进入海河抵达天津港,甚至能直接进入运河开到通州。

  可这条航线朱道临没走过,他感觉自身的航海经验很缺乏,很难预判进入黄海之后会不会遇到大风大浪,加上船上官兵都是新手,遇到艰险很容易产生混乱,可谓隐患重重,令他忧心不已。

  尽管如此,朱道临还是不希望影响大家的情绪,更不想影响到目前还算高涨的士气。在他看来,只要小心谨慎,不远离海岸航行,就不会出什么大事,大不了就近靠岸,停止前进,休整个一天半天再走。

  ***********

  ps:今天是农历冬至节,中国北方要吃饺子,南方则吃汤圆,而山东和四川许多地方却喝羊肉汤!

  小火在这里祝福大家节日快乐,生活美满幸福!(未完待续。)u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