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二章 来自东林的反击

   《江南时报》的特刊尚在紧锣密鼓印刷之时,10万石稻米、玉米和面粉运抵上元港的消息已经传到金陵城。↖↖,

  江南世家门阀的主事人、数十名赋闲的江南名流匆匆忙忙聚集于魁星楼,东林党魁首郑三俊等十余名显赫官员也被紧急请到魁星楼商议应对之策。

  直到晚上九点,乘车坐轿、仆从如云的各路人马堪堪聚齐。

  十余名三品以上高官从自己家中或从青楼、酒肆赶到魁星楼时,又一个令人担忧的消息传来:朱道临已从宝山卫返回金陵,此刻正在魏国公徐弘基的瞻园。

  与此同时,镇守太监吴景贤、应氏家族和严氏家族的主事人以及手握兵权的几家勋贵络绎汇聚瞻园!

  听到这个消息,包括郑三俊在内的所有东林名士和世家门阀主事都意识到,一场没有硝烟没有刀光剑影的决战开始了!

  喧声四起的西园大厅气氛变得紧张起来。

  德高望重的太仓王氏家族主事人王崇年与郑三俊等东林魁首急商过后,略整衣冠,走到大厅正北的屏风前,平伸双手示意大家安静。

  主桌上的几位世家主事看到众人还在议论喧哗,当即沉下脸来大喊安静,方让全场衣衫华贵的商界巨子士绅名流安静下来。

  全场瞩目的王崇年这才上前一步,已经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惯有的亲切笑容:

  “诸位大人、诸位同仁,按理说,区区10万石粮食运到金陵搅局,根本不用我们汇聚一堂商议对策,我们手上的粮食总数高达120万石,区区10石粮食冲进来搅局。根本就掀不起什么风浪。”

  “对啊!10万石粮食够那些泥腿子折腾几天?”

  “没错,别忘了金陵城里里外外可是150万张吃饭的嘴!”

  “那朱道临和紫阳观身边还有70余万需要赈济的灾民,就算严氏家族和几家勋贵全力支持,也挺不了多少日子,他们的数千家丁和数万官兵也要吃饭。”

  “可不是吗?严家和两家勋贵的粮仓恐怕早就空了,再来10万石粮食也只能是杯水车薪。不用为他费心,只要我们自己不乱,谁也别想粮价掉下来!”

  “距离秋收还有30多天呢,急什么啊?”

  各种意见此起彼伏,会场再次回到最初的喧闹之中。

  深知个中厉害的户部尚书郑三俊和兵部尚书冯元飚相视一眼,双双站起走到王崇年身边为他造势,很快让全场安静下来。

  王崇年额头微微见汗,不敢再说什么胆气十足的客气话了:“请诸位保持安静,听本人把话说完!”

  “总体上本人赞同诸位的看法。金陵城方圆百里有300余万人口,还有70多万在虎山庄园和紫阳观赈济下以工代赈的灾民,区区10万石粮食用不了3天就会消耗一空。”

  “可是,诸位别忘了,这10万石粮食要以每石不到1两银子的超低价格公开发卖,就算今晚汇聚一堂的各大世家各位商界同仁巍然不动,可那些跟随我们囤积粮食待价而沽的小商小贩怎么想?”

  “这些人手里的粮食可不少,粗略计算也有30万石。一旦这些人生出恐慌,降价抛售粮食。在座诸位是否也能稳得住?万一其中某家或者几家信心动摇,进而不管不顾仓促行事怎么办?”

  这回没人高声提出意见了。

  本就各怀私心的世家门阀和诸多以逐利为最高目标的商界巨子有的东张西望,有的相互对视,更多的人保持沉默,都想看看德高望重的王氏家族主事接下来怎么说。

  王崇年很满意自己营造的效果,站在他身边的郑三俊和冯元飚也含笑点头。他们身上那种成竹在胸举重若轻的从容气度,给了众人很大信心。

  诚挚的微笑再次回到王崇年的脸上:“诸位,别的话就不说了,在此特向诸位通报两个消息:第一,松江府、上海县、太仓州的父母官们已经向朝廷奏报。弹劾宝山卫指挥使朱道临以赈济为名,拐卖数以万计的灾民,至目前为止,朱道临麾下的7艘水师战船,已经两次将我大明上万子民运往海外,如同卖牲口一样将我悲苦无助的大明子民卖到琉球、卖到南洋,如此滔天罪恶,罄竹难书啊!”

  满堂一片哗然。

  如果此事属实,朱道临不死也要脱层皮,一旦朝廷震怒,皇帝震怒,不但朱道临自身难保,金陵勋贵和声名赫赫的紫阳观也脱不了干系,朱道临和紫阳观赈济的数十万的灾民立马就要作鸟兽散,到时再多的粮食也不愁卖了。

  “诸位请安静!”

  王崇年含笑平伸双手,做个下压的优雅手势:“第二个消息,南京六部十余名忧国忧民的尚书大人和侍郎大人,将联名弹劾朱道临如同谋反的违制征兵行为,弹劾金陵勋贵与其沆瀣一气从中渔利,弹劾朱道临和紫阳观借以工代赈之名,压榨无辜灾民,短短1个月时间因虐待、饥饿和不堪劳累而倒毙的可怜灾民多达上千人,更有甚者,紫阳观妖道暗中挑选灾民中的童男童女数千人,收拢于紧闭大门的道观之内,有人举报,妖道们要残害童男童女用以炼制丹药,此乃人神共愤天地不容的大恶,一旦公之于世,必将震动天下!”

  满堂一片寂静,紧接着群情激动一片喝彩。

  不少良心未泯的地主富绅和巨商沉默了,他们知道紫阳观一直在收拢无依无靠的孤儿,保护孤儿的同时,还送孤儿进入书院接受教育,给予最好的照顾,这是有口皆碑的善举,可到了王崇年和东林党嘴里竟然变成如此恐怖,令人心生寒意,脊梁发寒,如果朝廷和年轻的皇帝采信的话,绝对是抄家灭族的大祸!

  王崇年对众人的反应非常满意,提高音调郑重说道:“最后一件事,也是今晚我们汇聚一堂的目的:希望诸位回去之后安下心来,稳住阵脚,只需耐心等待半个月,所有一切就会云开日出,到时别说诸位手里的粮食会获得满意的利润,哪怕秋粮下来也能再赚一次!诸位不会不知道,今年的秋粮因湖广干旱、中原水灾和江西民乱,收成最多只有去年的一半吧?”

  满堂笑声阵阵,附和声不绝于耳。

  王崇年微微一笑,转过身来向含笑点头的郑三俊和冯元飚恭敬致礼,三人彼此谦让低声谈笑,一同走向左侧的主桌,与满脸笑容的各大门阀主事一起举杯畅饮。(未完待续。。)u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