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六一章 图穷而匕首现

   金陵城中的紫竹园如今已是天下皆知的金陵胜景之一,这座占地十四亩的秀美之地,不但拥有技术高超德名远播的道教上清派医馆,还有声名赫赫天下皆知的庞大制鞋作坊。()

  然而,最有名气、最为天下所瞩目的并非医馆和制鞋工坊,而是坐落在风景如画戒备森严的西跨院里的《江南时报》报社。

  数月前还被天下士林所不齿的斯文败类阮大钺,如今已是声名远扬地位超然的《江南时报》社长兼主编,以敢为天下先的进取精神,打造出影响深远震动四方的《江南时报》,一举扭转自己多年的负面影响,获得越来越多的赞誉,数年前他的两本大作《燕子笺》、《春灯谜》也刊行天下,连续印制两次共50,000册仍然供不应求,成为十里秦淮和大江南北无数窈窕淑女名门闺秀心目中的江南第一才子。

  午时刚过,从紫阳观匆匆返回的阮大钺满脸兴奋地进入西厢房,向纷纷站起的五十余名编辑大声宣布:

  “各位挚友,先把明日版面放一放,集中精神编排一期《特刊》,头版头条本人亲自操刀,其余文章拜托诸位齐心协力立即撰写,中心议题两个:第一,皇上钦命的宝山卫指挥使、昭毅将军朱道临大人为解万民之苦,从海外运回5,000吨玉米和面粉,自明日起,在上元码头和紫阳观南面三岔路口百货商行,向所有为粮价飞涨而饥寒交迫的民众低价发售,玉米每100斤售价仅8钱银子……”跪求百独一下潶*眼*歌

  话音未落,满堂惊呼一片,紧接着便是一片喝彩和赞颂。

  阮大钺再次击掌恳请安静:“诸位听我说完再议吧!第二个中心议题是,佛郎机贸易船队两次为我大明送来200余门急需的火炮,支持我大明军队抗击伪清,平定内乱,并运回价值300万两银子的各种货物。”

  “虎山庄园天工商行根据30税1的国策,主动向皇上缴纳10万两税银,相比之下,我大明东南沿海每天都有难以计数的货船进进出出,每年上缴内库的税银仅为区区5万两银子,内中原委触目惊心啊!”

  “好了,就这两个议题,诸位放手写吧,天黑前交稿,今晚全员加班,印刷25,000份,明天一早面世,加班费每人1两银子!”

  满堂轰然叫好,大多数编辑立刻伏案疾书,几名阅历丰富的中年骨干含笑上前,围住口干舌燥却满面春风的阮大钺,七手八脚搀扶他坐下,递茶递水低声询问,就海贸长期存在的痼疾进行探讨,商议揭示真相的深度和广度。

  “先生,5,000吨是多少石啊?”后排一位年轻采编大声询问。

  坐在他前面的中年编辑连忙说道:“没看到贴在前面黑板上的换算表吗?按照公制计算,1吨就是1000公斤,等于2,000市斤,约等于我大明16石,5,000吨就是5,000个16石,共80,000石左右,虽是杂粮,可便宜啊!比如今一涨再涨的米糠贵不了多少,省着点也够全城80万人吃上半个月。”

  年轻的采编眼都大了:“如此一来,市面上每石4两8钱银子的米价,岂不要下跌吗?”

  中年编辑嘿嘿一笑:“这是肯定的,那些无良商人和他们背后的江南世家门阀自以为得计,这回恐怕要伤筋动骨了,他们疯狂囤积粮食,哄抬粮价,仅是金陵城里城外,半个月来至少囤积百万石粮食,可他们不但没有降低粮价,反而节节上涨,上次朱将军狠狠敲打他们一次,强行征粮赈济灾民,没多久他们立即卷土重来,聚集数千家丁押运,并拉上近百名辞官归隐的儒林名流坐镇船上,请出兵部、户部和礼部高官保驾护航,以为朱将军再也拿他们没办法,哪里料到一心为民威武睿智的朱将军再次挺身而出,和他们光明正大地打起了商战,这下好了,看那些只会刮刮鼓噪的东林党人如何应对?哈哈,痛快啊!”

  紫阳观后殿药师殿外香烟缭绕的平台上,朱道临陪着师傅玄青、二师伯玄玑并肩漫步,详细将台湾淡水的地形地貌、河流植被、矿产资源、珍稀树种、四季气候和移民情况娓娓道来,把自己逾制命名的月亮山、南山、台北县、芦洲镇、温泉镇、淡水镇的详细情况逐一回报,听得玄青和玄玑心怀大慰。

  “能不能在你说的淡水镇和台北县之间的的那个台北正北面的清潭和小山上。”玄青含笑询问。

  朱道临也笑了:“看来我医卜门确实是一脉相传啊!玉瑛师兄也看上那片地方了,山上山下有五棵数百年的大樟树,如同华盖一般巍然挺立郁郁葱葱,淡水的文武官员也喜欢那地方,听玉瑛师兄提出修建道观和医馆的请求,二话不说都同意了,估计明年开春10万移民到达之后,可以开始建设,如果按照地形分别修建山上的上院和山岗下的东西下院,规模不比紫阳观小,到时候我再找天枢阁的上清派道友,求回几座大型神像送过去吧。”

  玄青和玄玑非常高兴,玄青嘉勉爱徒朱道临几句,转而谈起在建的紫阳药厂和紫阳医学院:

  “药厂和学院修建进度令人满意,估计年底之前能全部竣工,由于增加一座用钢筋水泥浇筑二十四根柱樑的药物提取作坊,药厂的工期估计要比青龙潭边的学院慢一些,你那顾大管家的水泥厂未能投产,全靠原来两座小土窑,产量实在有限,而且各大工坊都在排队等着要,武馆由于赶工修建住宅楼和图书馆要得最多,为师也不好倚老卖老。”

  朱道临计算淡水港和宝山港的水泥需要量,最后告诉师傅:“下月底吧,1,000吨水泥应该差不多了吧?”

  玄青嘿嘿一笑:“够了,足够了!要是不够,估计到时候你那顾大管家的水泥厂也能建成投产了,哈哈!”

  玄玑随即向朱道临通报武馆的情况,最后非常欣慰地笑道:“孩子们很懂事,很刻苦,文科教习在化学和自然两科的研究上,也取得不少成绩,这两科现在已经开课了,几位教习边讲课边研究,非常勤奋,值得你付给他们每月20两银子。”

  “半月前吴公公送来9名为人和蔼博览群书的太监,年龄最大过50岁了,最小才26岁,如今正在参研我们的九年制教材,叶先生也经常过来和他们谈心,与其他文武教习相处不错,你就放心在外忙你的吧,下去会越来越好的。”

  “辛苦师伯了!要是没有你老坐镇,我还真不放心。”朱道临说出自己的心里话,换来两位前辈一阵自豪地轻笑。

  玄青想了想问道:“你这次弄回来的4,600吨玉米和面粉若是全卖了,虽然能狠狠算计那些无良商人一把,打压高得吓人的粮价,但是龙潭和宝山卫那边就紧张了。”

  朱道临轻松回答:“有了严家送去的5万石粮食,龙潭那边还能撑半个月,宝山卫那边也不用发愁,昨天魏国公和隆平侯家用水师运输船送去3万石,还能支持20天左右,这段时间够我转折腾挪的了。”

  “我想把十天内到达的3,000吨上好新米、1,000吨面粉和500吨上等海盐再投进去,放入我们上元港和三岔口新建的座百货商行公开发售,严家要是愿意,把利润最高的面粉给他们经营。”

  “这次严家很够义气,彻底得罪了江南世家门阀,被大多数商人孤立,就连仪凤门内的粮食加工厂修建工程都顾不上,所以必须给严家多些实惠,树立一个典型,让江南所有的商人看看,跟随我们绝不吃亏。”

  “应该的,严老爷子前天借着上香的名义来找我聊天,探问你的消息,我说你在外接货,这几天就回来,他听了很放心,笑容满面回去了,非常精明的一个老头,眼光不错。”玄青支持朱道临的做法,方方面面予以支持。

  玄玑是个心机深沉心思细腻的人,一直在推算4,000吨上等稻米、面粉和500吨上等海盐公开发售之后,可能出现的各种结果,看到朱道临关切地望过来,微微一笑低声问道:“你说的4,000吨上等粮食到来之后,打算按什么价钱出售?”

  朱道临早有决定:“上等大米50公斤卖1两5钱银子,面粉由严家自己定价,我只要每吨40两银子的本钱就行。”

  璇玑轻轻挥动一下拂尘:“如此一来,估计大批无良奸商要血本无归了,他们中的大多数并不和江南世家门阀有何瓜葛,那些世家门阀历来看不起他们,也不会接纳他们,他们只是太过贪婪,才跟随江南几大世家的大商行共同抬价,可他们大量囤积粮食的时候,价格已经涨到3两银子1石,你如今准备以2两银子不到的价格,大量出售上等稻米,用不了几天就会引起他们的恐慌,本钱小的粮商要降价抛售才能避免风险,只要有那么几家降价,就会有更多中小粮商跟进,高企不下的粮价很快会迅速下降,至于降到何种程度,我算不出来,但肯定会低于3两银子一石。”

  朱道临由衷赞道:“师伯高瞻远瞩啊!足够担任经济学家了。”

  “经济学家?经济也是一门大家学问吗?”玄玑觉得挺新鲜。

  朱道临点点头:“不但是一门学问,而且还是很高深的学问,弄好了能颠覆一个国家的政权,天枢阁有不少有名的经济学家,拥有最高权力的元老会都要听他们忽悠。”

  “忽悠?这词怎么解释?”玄玑果然好学不倦。

  朱道临忍住笑:“和说服引导差不多的意思,嘿嘿……”(未完待续。)

  p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