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四八章 应对

   三山门外,江南水师大本营。【【,

  忻城伯赵之龙的四轮马车快速进入辕门,来到战旗高悬的帅府门前停下。

  满头是汗的赵之龙匆匆钻出车厢进入正堂,顾不上向致礼的将校们回礼,径直走到端坐在太师椅上的徐弘基和张拱薇问道:“道临的征粮行动死了多少人?”

  徐弘基眉飞色舞地站起来,把赵之龙拉到边上坐下:“一个死人都没有,整个过程干净利索,比我们期望的还要顺利……只是没想到,几十门火炮齐射的声音这么大,虽然炮管里没装铁蛋,但声势确实吓人,估计全城都被吓坏了,哈哈!”

  “何止吓坏?我家里窗户玻璃被震得啪啪响,出门时我那宝贝孙子的泪水还没停呢!”

  赵之龙嘴上虽然气呼呼的,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凌晨两轮惊天动地的炮声把他震得够呛,还好没死人,若是死伤几十个人,大家共同默许的这次行动说不定会成为对手最致命的把柄。

  张拱薇笑道:“从昨晚到天亮我没闭过眼,总在想道临贤侄要调用多少兵?多少战船?如何行事?会不会弄得不可收拾?直到炮声停下,确切的消息传来,我才算是安下心,哈哈!”

  徐弘基望向赵之龙:“贤弟恐怕不知道,昨晚上半夜,道临在上元码头展开针对性演习,亲自指挥五艘运兵船和百余老卒率领的千余新兵,反复练习兵船靠岸战兵迅速下船、结成百余个十人队扑向两旁船只的动作,所以真刀真枪干起来才会这么利索!”

  “之前谁也没料到他竟然这么使用火炮,上去就是数十门火炮轰然齐鸣,先声夺人,五艘兵船迅速靠泊。千余名战兵不用指挥就知道怎么做,诸多巡逻快船强行插入百余艘粮船之间,船上官兵端起数百支燧发火枪不断开枪警告,大肆震慑,那些手舞刀枪的粮船护卫哪里还有半点反抗的勇气?”

  “从开炮到完全控制百余艘粮船,前后仅用十七分钟。了不起啊!老实说,之前我对道临贤侄的统兵能力还有些顾虑,通过凌晨这次行动,我彻底放心了!”

  “看似仓促,实则谋定后动,确实干得漂亮啊!”

  赵之龙听完也服气了,别的他不担心,就是担心造成大量死伤难辞其咎,只要不死太多人。就等于狠狠扇了对手一个响亮耳光,还不用担心对手反扑。

  上百万灾民涌到江南,南京城被十余万灾民围了个水泄不通,随时都有引发大规模暴乱的危险。

  在如此危机关头,只要能缓解民怨疏散灾民,确保金陵城的安全和江南的稳定,哪怕手段恶劣卑鄙一些,也是大功一件。

  何况确实是为了赈济灾民。才不得已征用了十万石粮食,恐怕没等东林党人和东南世家门阀告御状的奏折送到京城。皇上已经收到朱道临联合锦衣卫和东厂提前送去的奏章。

  只要皇上得知江北各府县官仓早已空无一物,各地官员紧闭城门、任由百万灾民自生自灭,东南世家门阀疯狂囤积粮食发国难财,导致百万灾民滚滚涌入江南,团团围困金陵城,别说相关东林党官员要掉下几颗脑袋。涉案的江南世家门阀恐怕也难全身而退。

  徐弘基等人在品评朱道临的能力商议应对各种可能之时,朱道临和他的幕僚们迎来了西班牙东印度公司的第二批船队。

  西班牙和葡萄牙的东印度公司经过数十年的苦心经营,贸易航线和贸易对象都非常稳定。

  长期以来,大明海商和南洋各地商人都以马尼拉为主要交易港,其次才是荷兰人控制的爪哇岛巴达维亚港。

  西班牙东印度公司拥有往来于大明帝国广州港、泉州港、宁波港和上海港的贸易船队。从大明各大港口购买的货物,会运到物资中转基地马尼拉,重新装上吨位更大的远洋货船,然后组成远洋货船船队,分别运往美洲殖民地和欧洲各地。

  西班牙东印度公司的贸易船队长年在马尼拉和大明各大港口之间往返,无需像侨居大明的阿拉伯富商萨懿德那样辛苦,一年只能在大明与中东之间往来一到两次。

  葡萄牙东印度公司同样如此。

  八十年前葡萄牙人通过各种诡计和贿赂手段,谋取珠江出海口的澳门居留权,经过八十年的贸易和建设,澳门港已成为誉满天下的东方贸易大港,每天都有来自大明沿海各地的商船驶入澳门港。

  只是日渐没落的葡萄牙人没有西班牙人和荷兰人那么雄厚的资本,所以尽管他们距离更近,也有自己的船队,却没有财大气粗的西班牙人那样的货物流转速度。

  此次率领西班牙东印度公司贸易船队抵达上元港的不是董事桑切斯,而是桑切斯的助手埃里克斯.加西亚。

  个子瘦高、外表俊朗的加西亚刚过而立之年,大明官话说得非常拗口,但基本上能够进行正常交流。

  加西亚此次带来的7艘500吨至800吨货船,运来650吨生铁、480吨锡锭、170吨铜锭、20吨血竭和**、250根直径60厘米以上的花梨木和柚木、1,900支燧发枪和大量弹药、72门12磅至24磅长管铜炮和400桶火药、55匹安达卢西亚马,其中两艘崭新的500吨三桅盖伦货船将和它运载的货物一起出售给朱道临。

  朱道临听加西亚说55匹骏马中有17匹不到两岁的小马驹,立即吩咐冯升泰等人与对方人员进行接洽,尽快把船上宝贵的马匹送到马场去,热情邀请加西亚和他的年轻助手进入军营会议室休息,亲自为客人斟上两杯香茗:“加西亚先生,吕宋岛上是否没有足够的安达卢西亚马供应了?”

  加西亚非常诚实地点了点头:“至少在未来两年之内,我们无法运来血统高贵的安达卢西亚马,吕宋驻军和农场主们拥有两千匹左右的成年马,但都是必不可少的自用马匹。”

  “如果将军同意,我们将从印度和阿拉伯地区购买最好的种马,运回吕宋岛养马场,精心喂养半年至一年时间,等马匹适应之后再用来和将军进行交易,价格约为安达卢西亚马的一半。”(未完待续。。)u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