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七章 愿不愿意

   朱道临自己也没想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有了如此大的威望。¤,

  见欢呼和叫喊声久久不绝,朱道临不得不伸出双手,用力做了个下压的手势,巨大的喧哗声逐渐停了下来。

  朱道临放下手,巍然而立,扫视全场,直到所有噪音平息之后才大声说道:“弟兄们,在我说话的时候,请不要大喊大叫,这是起码的礼貌,是我大明子民的美德!”

  朱道临一句话就让全场凛然,已经上升到品德高度了谁还敢无德?

  只听朱道临继续说道:“弟兄们,我先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身份……刚才你们中间不少人称呼我小朱道长,不错,我确实是个道士,是茅山上清派紫阳观的一名执事道长,同时,我也是当今皇帝钦命的南京五军都督府四品指挥佥事,兼任南京火器厂提督,还是你们此刻所在的这个江南水师上元千户所的主官,请安静……”

  全场再次爆发出阵阵惊呼,朱道临只好等待大家安静下来。

  结果令朱道临很满意,半分钟不到,全场17,000余人再次闭上嘴。

  朱道临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弟兄们,黄河决堤造成大批可怜百姓死于非命,上百万父老乡亲流离失所,我朱道临和上清派紫阳观全体道友、虎山庄园全体兄弟姐妹、上元千户所和江南新军全体将士,心里都非常难过,不敢说感同身受,也是日夜担忧啊!”

  “相信你们也看到了,数以百万计的受灾乡亲携家带口,或者孤苦伶仃逃来南方的一路上,沿途各地官府紧闭城门,袖手旁观,根本不顾百万父老乡亲包括你们的死活,有多少人死在逃难的路上?又有多少人如今还在北面数百里之外爬过来?”

  “这里我要问一句,这世道怎么了?难道老天爷不长眼吗!”

  全场一片寂静,无数人回想起逃难至南直隶这一路上的艰辛困苦慌张绝望,想起道旁延绵不绝的尸体,想起失散的亲人,禁不住眼珠发红,泪水横流。

  朱道临左手按住剑柄,右手抬起指向全场:“弟兄们,你们是幸运的,和被洪水淹死的,在路上病死、饿死、被欺负死的无数人比起来,你们是幸运的!”

  “因为我朱道临和紫阳观的道士们、还有身边的先生们和将士们,把你们当成自己的父老乡亲看待,在没有任何人帮助你们的时候,我们水师弟兄停止训练,开着战船、货船,横渡大江,把你们一个个接回来,紫阳观的道士们、虎山庄园的兄弟姐妹们不停地煮粥,不停接待不断到来的可怜乡亲。”

  “直到现在,我们的水师官兵还在源源不断把北岸的父老乡亲接过来,我来这里之前,已经接回来8万余人,而且他们还在继续干……知道接你们回来的水师官兵干了多久吗?他们没日没夜地干了两天两夜,现在还在继续干啊!”

  所有人都被感动了。

  朱道临身后的徐文涛和十几个全副武装的老卒也都双眼潮红,不知觉地挺起胸膛,感到无比的自豪。

  朱道临深吸了口气:“弟兄们,你们知道我身边这两位文绉绉的先生是谁吗?我告诉你们,年纪大的这位叫做叶良辰,是我们虎山庄园所有人尊敬的大先生,这位年纪轻的,是掌管我们虎山庄园所有钱财的总管,冯升泰冯先生。”

  “此外,还有十几个和他们一样的先生都在忙碌,没时间过来,正是他们提出全力以赴安置好百万受灾乡亲的建议,而且没日没夜地为安置乡亲们操劳……”

  “可是,我们人手毕竟太少了,源源不断涌来的受灾乡亲实在太多,我们人手不够啊!别的不说,如今就是维持个秩序都办不到了,想让每个乡亲都喝上一碗粥也都办不到,还有十几万乡亲聚集在金陵城北面没人管,大多数人都是老实本分的好人,可坏人也不少啊!”

  “在黑压压的父老乡亲中间,欺负老弱、欺负女人的无耻之徒大有人在,我们想管,可我们没人手,一时间根本就顾不过来!”

  “于是,我想到了你们这些孤苦伶仃的兄弟,想到你们这些身强力壮最先逃过来的兄弟,现在我问你们,就一句话:愿不愿意听从我朱道临的命令,和我一起保护无依无靠的数十万父老乡亲?愿不愿意?”

  “愿意!大人俺愿意!”

  “大人,俺们听您的!”

  “大人,您快发话吧——”

  乱哄哄的回应让朱道临身后的所有人欣喜不已,朱道临却很不满意,沉下脸平伸双手,等喧闹声稍微平静,忽然大吼一声:“告诉我,愿不愿意?”

  “愿意!”

  这一次声音整齐了很多。

  朱道临还是不怎么满意,按住剑柄身体前倾,双目圆睁再吼一声:“愿不愿意?”

  “愿意——”

  雄壮中带着粗野的吼声震天而起,震得朱道临双耳轰鸣,震得山岗上绿叶摇曳,如同狂风袭来一样。(未完待续。。)u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