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三六章 捉襟见肘

   叶良辰和冯升泰欣赏完大铁箱之后,获准跟随朱道临进入戒备森严的高墙之中,看到数十个颜色不同的陈旧集装箱整齐码放在高高的院墙之内,惊得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早在凌晨之前,朱道临已经将取出所有火枪、火炮的二十个空箱放置在大门后方,亲卫营官兵正在用三角支架和手拉葫芦吊起运走的空箱正是这二十个,围绕院墙整齐码放的两层共77个集装箱是上次带回来的,里面仍然装着粮食。

  朱道临此次带回来其他货物,大多已存入院子中间的乙字仓和南面的甲字仓,剩下的刀剑、贵重物品、医疗用品、重要书籍和装满粮食、食盐的139个集装箱,仍然在朱道临左腕上的金刚乾坤里。

  北面靠近水军营区的丙字仓,此时大门紧闭,铁锁紧扣,这座容量最大、穹顶最高的坚固仓库,是朱道临最为重视的军火专用仓,如今里面存放着朱道临上次带回的、装备两个炮营之后余下的300多门五种口径锻造火炮和铸钢火炮,以及装备新军和亲卫营、上元所水师官兵之后剩下的4,000支燧发枪及大量配件。

  朱道临引领叶良辰和冯升泰绕过乙字仓北侧,折而向南,并没有请两人参观北面丙字仓的意思,两人随即明白丙字仓的重要性和高度隐秘性,默契地相视一笑,跟随朱道临回到正对院门的乙字仓门前。

  冯升泰面对堆满各种纸箱和木箱的乙字仓感到很奇怪,再加上刚才在甲字仓中看到的上万箱瓷器、数不清的丝绸、茶叶和各种工艺品,加起来至少需要十艘500吨级的盖伦货船才能装载……

  可是,这段时间并没有任何超过300吨的货船靠岸,这些制作精美、价值不菲的外销货物从何而来?

  若是传说中日行五百里的天枢阁船队运来,自己也应该第一时间得知才是。可无声无息之间,两个大仓库全被装满了,仓库门前的空地上还有两堆小山似的钢枝和贵重的带钢,自家大人是如何运来的?

  难道自家大人真如民间传言那样,是天上的武曲星下凡?

  叶良辰和冯升泰眼中的疑惑之色掩饰得很好,但瞒不过目光敏锐、心思缜密的朱道临。既然两人没有询问,朱道临也乐得不说,毕竟撒谎还是挺累人的,于是干脆把两人的注意力转到龙潭那片荒芜的地方去:“龙潭那边,我们去人了吗?”

  “尚未来得及安排,也无法抽调人手,如今聚集在金川桥头至庄园南面三岔路口的灾民,没有10万也有8万。”叶良辰有些无奈地回答。

  朱道临望向冯升泰:“鹏飞兄,你觉得派谁负责龙潭的灾民安置、主持以工代赈最为合适?”

  冯升泰连忙收敛分散的思绪:“在下觉得。铁器作坊技术朱总管启能兄最为适宜……启能兄乃是举人出身,原为南京宝源局火炮监造,因魏忠贤一案被革职,说起来非常冤屈,与孟山兄同病相怜啊!”

  “他性格敦厚,勤恳博学,擅长机械、营造与算学,与赵总管孟山兄相交莫逆。深受同仁和工匠们敬重,有他坐镇。再配备十余名主事、十余名治病郎中和数百护卫,定能妥善安置五万左右的灾民。”

  “启能兄确有统筹之才,只需看看蒸蒸日上的铁器工坊,就知道他能力非凡……只是,龙潭地域宽阔,至少得安置30万灾民。数百护卫远不够用啊!”叶良辰补充道。

  冯升泰感到很为难:“如今紫阳观和虎山庄园外围,聚集的灾民日益增多,护卫队和亲卫营1,500兵丁需要守住我们的老窝,再也没有可调用的人手了,除非大人从城里调来两营新军。”

  “新军处在最为关键的训练期。不能轻易调动啊!”朱道临一口拒绝,他必须保证新军训练的质量和连续性。

  叶良辰想了想,建议道:“要是有个能力出众的武将压阵,完全可以从北面水师靶场上的17,000灾民青壮中,抽调三五千余人充作龙潭护卫队。”

  “缺的就是镇得住场面的武将,若不是水师任务太过繁重,徐文涛倒是最为合适的,可水师如今离不开他。”

  朱道临一直深受人才奇缺捉襟见肘的困扰,这个时候显得更为突出。

  叶良辰和冯升泰再次沉思起来,朱道临忽然灵光一现:“记得刚才在码头观看灾民下船时,二位似乎曾提起过,在最早到达的17,000青壮中,有淮北和豫南各卫所的逃兵?”

  叶良辰和冯升泰精神一振,立刻明白朱道临想干什么了。

  朱道临开始整理身上的道袍和腰间的秦王剑,请两人一起到炮台北面的靶场走一趟。

  叶良辰和冯升泰欣然跟随,来到炮台后方,正好碰到查哨下来的徐文涛,几句话之后,徐文涛立刻招呼十几位正在轮休的老卒,护卫朱道临三人走向人头攒动的靶场。

  “这儿太开阔了!”

  朱道临停下脚步扫视全场,指向纵深处凸起的话声音反射向四面八方,到那个地方说话不用费力喊破嗓子,走吧。”

  众人跟随在朱道临身后,大步走向山脚石岗,觉得朱大人说的确实很对,自己也有过这样的经历,可为何就不记在脑子里呢?

  黑压压或坐或睡、遍布靶场的灾民青壮很快爬了起来,望向走上山边石岗的朱道临一行,议论纷纷,相互询问走在前面那位高大威武的道长是谁?会不会就是传说中仁德无量的小朱道长?

  朱道临高高站在凹凸不平的石岗上,扫视下方黑压压乱糟糟的灾民青壮,直到喧哗声逐渐停止,他才大声报出自己的名字:“弟兄们,我叫朱道临,是……”

  “轰——”

  全场爆发出震天惊呼声,接着是各种欢呼声和叫喊声,无数人高呼“果然是小朱道长”、“俺们有盼头了”,看得朱道临身后的徐文涛和冯升泰目瞪口呆,对朱道临的影响力和人格魅力由衷钦佩,叶良辰则是不断点头,满脸欣然。

  *************

  ps:谢谢老水牛、火风子、darkwarrior、14147813、.龙飞、燕南赵北、1945815、xncx、书虫公子、东方时光、暗黑夜叉鸦、书友080707113004305大大的月票!

  本月最后几个小时,再不投月票就浪费啦,小火诚挚地求月票支持!拜托啦!(未完待续。。)u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