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〇六章 凶狠报复

   东林党和东南地方势力尽管有所准备,但没料到朱道临身后的勋贵和宦官们反应如此强烈,胆量如此之大,手段如此狠辣,再加上通信的延误和刺客被抓后造成的慌张失措,竟然没有及时向京城传递奏折进行申辩,造成官场上的惨重损失。

  更加要命是,水师和五城兵马司加上锦衣卫的迅速戒严,连续三天设卡搜查,对东南地方势力掌控的运输线和商业市场造成了巨大打击。

  短短三天之内,就有十二船供3,700石私盐被查扣,车队、马夫、船夫和押送者大多被捕,四十余船从东洋和南洋进口的硫磺、香料、锡锭、珍贵木材、倭刀等商品因为没有市舶司的缴税凭证,尽数被吴景贤麾下的东厂抄没。

  各大世家门阀被扣留拘押的大小掌柜、伙计、护卫、船夫的总人数高达2,300余人。

  其中,宁波和杭州两大世家的掌柜悄悄带到南京的12名倭国浪人和70余名年轻倭女,被锦衣卫一网打尽逮捕入狱。

  几名世家掌柜在锦衣卫刑讯之下,招供出两大世家长年进行海上走私、出钱收买海匪祸害生意对手、欺男霸女鱼肉乡里等等不法勾当,锦衣卫“不小心”泄密之后,引发金陵官场一片震动,各界民众一片哗然。

  大规模挑选兵员的次日上午,连日阴沉沉的天上下起了绵绵梅雨,两艘购自葡萄牙远东商会的500吨盖伦船装载送给皇帝的120门大小火炮、1,000双产自紫竹园制鞋作坊的胶底皮靴、500辆坚固宽阔的两**马车、为皇帝特制的2辆金碧辉煌的四轮豪华马车、新式织布机编织的2,000匹三尺宽幅染色棉布,在江南水师的两艘战船护卫下徐徐驶离上元码头,开始上元港至天津港的首次航行。

  吴景贤和徐弘基并肩站在码头上送行,直到船队隐没在远处的蒙蒙江面尽头才收回目光,不放心的吴景贤询问站在另一边的朱道临:“船上那些佛郎机人靠得住吗?”

  朱道临再次安慰道:“他们能从万里之外的西洋驾驶海船劈波斩浪来到广州港,区区东海和渤海如何能难得住他们?”

  “何况两艘500吨大海船比战船稳当,安装了新式舵轮系统更容易操控,文涛大哥带着450名全副武装的水师老卒分布在两艘大船上,我还给了他一张手绘的沿海航运图、两把短管燧发枪、100支长管燧发枪和一副望远镜。花了一天半教会他如何使用六分仪和指南针,如果这样还无法平安抵达天津港,干脆就别回来了。”

  徐弘基乐了,他不懂什么六分仪,对海图也不感兴趣,只对望远镜、指南针和燧发枪眼红不已:

  “道临,你下次能不能帮我带几件望远镜和指南针回来?还有长管燧发枪。那玩意儿比我大明制造的三眼火铳强多了,50步外竟然能打穿一寸厚的木板。我估计最好的三文甲都挡不住。”

  “不是分给您老和忻城伯每人100支佛郎机长管燧发枪了吗?原来送你的望远镜呢?”朱道临故意问道。

  徐弘基连连摇头:“100支燧发枪怎么够用?只能装备两艘300吨新战船上的战兵,至于那副望远镜,嘿嘿!你问问你叔父,他舍不舍得拿出来?”

  吴景贤不好意思地笑道:“确实不舍得啊!咱家原本想送给圣上的,可又担心圣上哪天被朝中文武气糊涂了,转而送给宣大或者辽东那群不中用的东西,所以就藏着了。”

  朱道临忍不住笑了:“好吧,下次我买些回来送给您老……望远镜可不多,顶多能弄到几副。再多就得花重金提前预定,还要等半年以后才交货,指南针没问题,几十两银子的玩意儿很容易买到,燧发枪可就贵了……”

  “天枢阁制造的燧发枪比佛郎机人的好用多了,材料更坚韧,我试过一次。100步内指哪儿打哪儿,我咬着牙定制了3,000支,花掉我41,000两黄金,再加上定制200门带钢轮炮车的铸钢火炮,又花去73,000两黄金,加起来快114,000两黄金了。想想我就心疼啊!”

  徐弘基和吴景贤全都吓了一大跳,这可是上百万银子的巨额开销啊!

  怪不得朱道临敢夸下海口,用4,000多人的全火器军队轻松打败比自己多一倍的骑兵,要是再算上平时养兵、训练消耗和作战所需的火药弹丸和军饷,敢情打的都是银子啊!

  徐弘基脑子里飞快转起来,算出天枢阁的燧发枪每支高达130多两银子,这个价钱与佛郎机人每支80—120两银子的长管燧发枪比起来不算什么。但是钢铸火炮太贵了,这是什么炮啊?原本他还想从朱道临此次截留的94门大小火炮中索要一半,听完朱道临一席话,都不好意思开口了。

  朱道临装着没看见,继续和吴景贤说话:“你老放心吧,如今刮的大多是东南风,船队顺风走得快,哪怕起风浪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过了胶东半岛就不用再怕风浪……”

  “渤海湾这个季节行船很舒服,我倒是担心京城里的几个公公买不到那么多马,我不得不交代文涛兄,实在不行好骡子也买一批回来,运回来拉车拉炮也是好的。”

  吴景贤对买马一事毫不担忧:“你没去过京城,不知道除了边关马市之外,还有很多地方可以买到好马,远的不说,只说通州的骡马市,什么时候没有几百匹好马发卖?蒙古战马都能帮你买到!说不定曹公公这回能从御马监为你要到几匹好马,哪怕御马监没有,也能从京城那些勋贵的马圈里帮你牵几匹千里马回来。”

  徐弘基看到朱道临疑惑地样子,点点头解释道:“没错,我们大明天下就是这样子,什么时候都是军队没有好马,那些大户人家和那些专做骡马生意的大商人什么时候都不缺好马,他们宁愿用上好的战马拉车,也不愿意卖给军队,这种情况越往北越是这样,谁也没办法!”

  “只要各地驻军敢强行向商人或者大户人家买马,立刻就会遭到御史和各地文官的责难,直接上门揪出来打板子还是轻的,唉!”

  朱道临从史书上看到过一些类似的记载,却没想到明朝将士的地位低贱到如此程度,现实竟然比史书记载的更为残酷,由此联想到长期勾结满清祸国殃民的山西八大巨商,不由得更为沮丧。

  原本朱道临还想是不是半年之后,率领完成训练装备燧发枪和野战炮的12,000官兵到长城内外打一仗,听完徐弘基的话,朱道临再无半点兴趣。(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p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