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五章 刺杀

   得益于上元港先进的钢塔式长臂吊机和1,200名码头工人的日夜辛劳,仅用两天一夜的时间,就完成了三艘500吨葡萄牙大肚海船和两艘800吨西班牙盖伦货船的卸装作业。

  朱道临仓库里的11,000匹两种质地六种花色的精美绸布、5,000张高档丝绸披肩、4,200套骨瓷餐具和茶具、6,000件加厚型青花碗碟和青花粉彩花瓶、2,000件竹木雕花盒子包装的一级红茶和所有的水晶工艺品,尽数被莫莱诺和桑切斯瓜分一空,交易数量和价值远远超过合同规定。

  为了尽可能多地把这批珍贵商品运回去,葡萄牙商会元老莫莱诺和船长们不惜采用最为冒险的满载方式,将所有商品塞进三艘大货船,腾出一艘下水四年的800吨级双桅盖伦船、34门12磅至18磅精铸长管铜炮、装备船员不久的300支新式燧发枪和大量火药弹丸,折合25万两白银冲抵欠缺货款。

  尽管这样,莫莱诺带来的以棉花、造船木料和羊毛织毯为主的六船货物,连同冲抵的船只、火枪火炮和所以现金都算上,仍旧无法与此次购买的货物价值抵消,还需要以葡萄牙远东商会的名义,请求朱道临作担保,与大明博孚银行签下260万两白银的贷款契约,六个月内以等价黄金偿还。

  相比之下,西班牙东印度公司的资金非常雄厚,他们不但用两艘800吨级远洋货船运来500余吨各种金属、珍贵药材、造船专用的大型龙骨木料以及金丝楠木和紫檀木、100门18磅至24磅铜炮、一艘下水三年的450吨级双桅风帆战舰以及30匹价值25万两白银的安达卢西亚马,还带来了300万两美洲银锭,因此,他们不但分配到大部分能带来巨额利润的珍贵货物,还把朱道临的半数宝石首饰和留下自用的100多套中式骨瓷餐具全部买走。 o m

  码头上夜以继日忙碌的时候,朱道临趁机让赵训庭把仓库内外的机器、钢材和各种原材料连同500吨海盐全部运往各工坊,让外人以为都是佛郎机船队运来的,运走之后如何分配那是后一步的事情。

  应大掌柜和严义和等人也没闲着,他们调来所有能够调动的车辆,一天之内就将乙号仓库里的书籍、北极星座钟、仿古怀表、各式剪刀、纯棉毛巾等日常用品全部运进城里。

  令朱道临皱眉的是,应昌培打死也不敢售卖20,000册《儒学批判》,反而哀求朱道临卖给他100吨钢板。

  朱道临经过一番盘算,决定把《儒学批判》交给担任武馆文科总教习的阮大钺去处理,让应昌培把两万册《儒学批判》留下,允许他运走100吨6mm厚的普通钢板,但是要应昌培拿西汉以前的青铜器、唐朝以前的书画作品和古董来换,应昌培愉快地答应下来。

  崇祯五年四月十四,西历1632年6月1日。

  下午三点,虎山正院的宴会结束,从早上起床就有种不好预感的朱道临强打精神,率领刚把家人接到虎山庄园的商业总管冯升泰、虎山庄园工业总管赵训庭以及好友应昌培、张德义、严义和和刚刚上任的上元千户所副千户徐文涛等人,为莫莱诺和桑切斯一行十余人送行。

  满载的货船陆续离岸,朱道临等人仍然站在码头上挥手送别,直到五艘远洋货船组成的船队进入长江主航道,朱道临才转向身边的朋友们,告诉大家他有点儿累了,需要回家休息一下。

  几位大总管立即返回自己的岗位继续忙碌,徐文涛前往军营和120名佛郎机教官制定训练计划,应昌培、张德义和严义和陪同朱道临往回走,他们的马车停在朱道临的前院里。

  四人穿过熙熙攘攘的码头,边走边谈,几名随从跟在后面低声说笑,很快便走出码头区域,来到两条主干道交叉路口。

  跟随在朱道临身后的杨大鼎忽然惊呼一声猛然前冲,将毫无防备的朱道临撞得斜飞出去。

  此时,两名苦力打扮的壮汉忽然出现在众人面前,端起手中的四支火铳,追着滚落地上的朱道临连续开枪。

  “噼噼啪啪”的枪声,引发周边行人的一片惊叫。

  反应不及的应昌培等人眼睁睁看着前方拼命翻滚的朱道临身中两枪,怒吼着冲上去的杨大鼎也被一枪打得翻落地上。

  两名杀手尚来不及逃走,胸口被打了两个大洞的朱道临已经一跃而起,拔出腰间长剑迎面冲了过去,两名杀手恐惧之下立刻扔掉手中的燧发短铳,飞也似逃向人流密集的码头方向。

  小侯爷张德义已从极度震惊中迅速醒来,拔出腰间朱道临赠送的特制唐刀,怒吼着冲向迎面而来的一名杀手,不管不顾猛然一捅,高速冲过来的杀手躲避不及被捅了个透心凉,张德义也被巨大的冲力撞得倒飞三米远。

  另一名杀手尚未来得及转向,朱道临已飞身而起,手中的秦王剑发出尖利的风声闪电劈下,将绝望的杀手左耳连同抓住匕首的左臂一同斩落,顺势飞出一脚准确地击在杀手的耳部下方。

  血花四溅的杀手尚未来得及惨叫,就被踢得撞下地面晕了过去。

  “贤弟住手!留个活口!”

  朱道临喝住赶过来挥剑要砍的严义和,收起长剑,蹲在昏迷的断臂杀手身边,飞快撕下杀手的衣服,扎紧杀手的断臂腋窝之处,边干便大声吩咐:

  “义和,你去看看大鼎,看他伤在哪里……德义,你立刻回城,把事情向吴公公禀报,让他找几个刑讯高手来,快去!”

  张德义满身是血,二话不说冲回大院找马匹,华贵的白袍沾满了血迹和尘土,一路跑去吓得行人四下躲避。

  码头上哨声不绝,乱成一片。

  巡逻的护卫小队和码头上的官兵从各个方向飞速赶来,看到灰头土脸全身是血的朱道临还在为人治伤,胸口上衣衫破裂,露出两个焦黑的大洞,一个个吓得连声呼叫“小朱道长”和“大人”,深怕朱道临是回光返照,随时都会倒下去。(未完待续。)

  p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