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四章 时间就是金钱

   印刷公司,梁城的办公室里。》,

  楚梅对满清是否篡改了历史并不怎么感兴趣,只对设计图着迷:“等等啊!如果改成六角星,岂不是和保安帽徽上的图案很相似了?”

  梁城也发现确实如此,连忙劝朱道临另选一个。

  朱道临却坚持自己的选择:“保安徽章有什么不好?我觉得比很多国家的军徽、国徽都要好,就它了!”

  “按照我的要求,把东南西北四个星角拉长一些,再把六角星下方的镂空部分改为实心的,加上交叉的一把宝剑和一支步枪,去掉‘保安’两个字和下沿外圈的字母即可。”

  梁城立刻放下盒饭开始修改,五分钟不到顺利完成,细细看了一遍,忽然觉得挺不错的:“怪了,按照你的意思稍作改动,再添上交叉的宝剑和步枪,整个图案变得威武雄壮多了。”

  “很好!就它了,在保安徽章的基础上扩大三分之一,把尺寸、标注在图案下方,注明使用不锈钢和白银两种材质,不锈钢材质后面加上50万个,白银材质后面加上5,000个,然后麻烦你帮我和温州那些徽章制造厂家联系,再订购1,000万颗制服铜扣,光面的就行。”朱道临由于时间不够,只能让梁城代劳了。

  “什么!?”

  梁城吓了一大跳:“你不是造几个来玩的?”

  朱道临不屑地望着他:“笑话!我有这么无聊吗?这是别人专门委托我定制的。”

  梁城眼珠一转:“缅北那些人要造反吗?”

  朱道临乐了:“管他造不造反,我有钱赚就行!别操心了,帮我忙吧,事成之后我请你吃饭,随便你指定地方。”

  “这些银元呢?难道这世界还有这么愚蠢的人,要发行袁大头之类的货币?”梁城实在搞不懂这有何意义。

  朱道临考虑片刻:“先选两个款式吧。然后找一家定做几个含银量90%的银元出来看看效果,如果最终确定的话,你帮我请人制作几套模具,再想办法定制几套冲压机床。”

  梁城大骇:“你小子没疯吧?”

  朱道临抬手轻抚了一下楚梅担忧的俏丽脸庞,微微一笑:“放心吧,我没疯。这世界疯子多了,可往往只有疯子才能成就一番事业,比如梵高,比如历史上我们熟知的许多伟人,他们的所做作为在很多人看来和疯子没区别,但最后他们成功了。”

  梁城颓然一叹:“娘希匹,和你这家伙在一起正常人都会变成疯子!好吧,我答应你,但是我必须声明。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行啊!你再把我上次请你设计的那套纸币弄好,今后我再也不拿诸如此类稀奇古怪的事情刺激你脆弱的神经了。”朱道临乐不可支地笑道。

  如愿获得梁城的帮助之后,朱道临彻底放下心来,转头问道:“楚梅,有多少书籍送到冷冻仓库了?”

  “你上次需要的十五种六、七十年代出版的工业科技书籍,改为繁体竖排版后每种打印装订一百册,我创作的三本道教神话连环画繁体版共15,000册。还有20,000册《儒学批判》和25,000册《儒林外史》都已存入冷冻厂仓库,其他的需要按照计划安排逐步印制。”楚梅含笑回答。

  朱道临猛然醒悟:“你的创作获奖了?”

  梁城骄傲地说道:“楚梅获得了全国原创二等奖。获奖证书很精致美观,只是奖金太少,只有可怜的3,000元,你该好好奖励楚梅才对。”

  朱道临非常高兴,把羞涩的楚梅抱起来原地转了个圈:“一台专业级别的莱卡数码单反怎么样?”

  “太贵了,用不着。请我看场电影就行。”楚梅体贴地为朱道临整理微微发皱的领子。

  朱道临摇摇头:“那可不行,听我的吧,下午下班我来接你,买完东西去吃西餐,然后看电影。”

  楚梅高兴地走了。梁城也替好兄弟高兴,赞了朱道临几句,再次指着显示屏上的银元图案问道:“有你看得顺眼的吗?”

  朱道临指向最后两个图案:“就这两个,先说这个,背面的帆船图案简单精致,很有韵味,‘大明博孚银行’和繁体字一样不用改了,正面这个‘1元’改为繁体的‘壹圆’,周边这圈稻穗保留;第二个正面图案参照上面那个即可,背面的战国马车图案上方,加上半圈‘大明博孚银行’字体,下方的年号去掉。”

  “好,我修改后立刻打印出来,下午开车去找人做,你什么时候走?”梁城问道。

  朱道临把手搭在他肩上站起来:“大后天,如果来不及等下次吧。”

  梁城笑道:“来得及,我认识的那两个家伙手艺很不错,智能雕刻机快得很,最迟明天下午就能做好,取回来我就通知你。”

  朱道临点点头,拿出频频震动的手机,看是仓库主任陆建民打来的立即接听,得知茶叶运到正在清点入仓,立即吩咐陆建民做好统计,然后离开公司赶赴钢材市场,迅速买下200吨四种型号的槽钢和500吨带钢,办理完委托运输手续立即和卖方经理前往银行。

  等他驱车赶到冷冻仓库时,2,000件竹木雕花盒子包装的特制一级红茶已经入库,熟悉的福建林老板再次赠送朱道临十套精美的功夫茶具和两箱特级铁观音,然后一同前往银行结算。

  深夜十二点。

  尽管已经是夜深人静,朱道临的老爹仍然精神抖数地盯着棋盘苦苦思索,十分钟后,眼皮打架的朱道临恍恍惚惚点错位置,被老爸一阵追杀,终于输掉了第三盘,以总比分1比2被老当益壮的父亲再次击败。

  朱道临的母亲看到已是半夜,果断阻止父子俩继续战斗,朱道临也不回鹤山别墅了,直接躺在客厅沙发上沉沉睡去。

  次日一早,朱道临的父母和楚梅醒来时,朱道临已经离开多时,他这会儿已返回鹤山别墅书房,逐一勾掉清单上已经入库的商品,默默考虑今天上午完成日用百货的采购之后,是否购买几百台老式脚踏缝纫机和百十台手摇式工业缝纫机去?

  随着虎山庄园木器分厂生产的高效新式织布机逐渐取代紫竹园纺织作坊的旧机器,加上西班牙和葡萄牙商人将会长期供给朱道临足够的优质棉花,未来紫竹园纺织工坊的棉布产量将会大幅度增加,无论是生产成本还是质量,都远远优于东南地方豪强的产品,成为大明天下乃至出口货物中的又一拳头产品。

  纺织业是朱道临殚心积虑打击东南地方豪强的经济手段之一,要在棉布印染和缝纫方面全方位压到对手,缝纫机就是其中的重要法宝,很可能最终成为击溃对手纺织业的杀手锏!(未完待续。。)u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