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五章 老战友

   再次回到鹤山别墅的书房里,朱道临所作的第一件事便是打开大灯,从衣襟里掏出怀表打开时间是凌晨0:05分!

  朱道临呼出口长气,满意地把怀表放到书桌上,开始上下游走细细巡查,发现过道上原本没打开的壁灯如今都已打开,楼下厨房的冰箱里多了自己喜欢的速食熏肠、鱼罐头和水果罐头,各种用具整整齐齐,到处都打扫得干干净净。●⌒,

  楼上小客厅和书房、卧室同样是一尘不染,衣柜里的衣服鞋袜分门别类整齐叠放,还多出一沓崭新的三枪牌平角**,朱道临不用多想,就知道是已经搬去和父母住的楚梅不放心自己,悄悄回来为自己打理别墅,补充物品。

  朱道临回到书房,将电量耗尽的手机连上电源,顺手打开电脑,匆匆前往浴室洗头洗澡,直到凌晨一点二十分才清洗完毕吹干长发,换上一身舒适的秋衣,回到书房打开手机电源,看完多达十六个未接电话和十二条短信,摇摇头把手机放到一边继续充电,登陆qq查看是否有什么消息或留言。

  熟悉的企鹅界面刚一弹出,好友栏中的卡通老虎头像频频闪烁,朱道临忽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阅读完对话框里的几句问候留言,迅速敲下一行字体:断尾虎还没睡啊?忙些什么呢?

  远在千里之外的老战友段德铭刚要关机睡觉,看到最近总是联系不上的朱道临忽然上线,立即回了一段骂骂咧咧的文字,最后要求朱道临接电话。

  战友间特有的亲切感再度袭来,朱道临拿起震动的手机看来电号码,笑了笑按下通话键致以问候:“你小子今晚肯定没喝够。”

  “喝个屁啊!再接不到订单,老子的加工厂就要倒闭了,到时候恐怕连稀粥都没得喝!行了,说说你吧,几次打电话都找不到你。q你也不回复,还以为嫖.娼被拘进局子里了呢。”段德铭依然是那副口无遮拦的德性。

  朱道临笑了笑,把自己和朋友合作经营汤山影视基地的事情简要告知,还没来得及询问段德铭是否认识制造仿古火炮的厂家。段德铭的惊呼声已经传来:“我靠!汤山影视基地你有份?是不是真的?”

  “我只是股东之一,汤山影视基地基建基本完成,其他配套设施还在安装之中,至少三个月后才能正式对外开张,尚未展开宣传没什么名气。你是从哪儿知道的?”朱道临颇为惊讶地问道。

  段德铭的回答听起来比朱道临更惊讶:“你不知道吗?中央台电影频道、电视剧频道和综艺频道以及许多影视杂志都在大赞特赞,认为汤山影视基地是继横店之后的又一大影视基地,播放以及刊登了不少宫殿、城楼以及亭台楼阁的照片,确实美轮美奂,还说有一部大型古装电视剧即将开拍,投入高达惊人的五千万,这么轰动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知道?”

  “我现在反倒是奇怪,你小子不见得比老子强到哪儿去啊!你哪里来这狗屎运气?”

  朱道临哈哈一笑,觉得可能是跟随宋少君前往影视基地担任总裁助理的任秋雪提前展开的宣传计划,可是这种事情怎能一两句话说清楚?于是干脆直接询问段德铭:“问你件事。你们那边有没有制造仿古火炮和仿古火枪的工厂?”

  “怎么?你拍古装电视剧啊?”段德铭顿时来了兴趣。

  朱道临肯定地回答:“不但要拍古装电视剧,接下来还准备拍摄两部反应鸦片战争和甲午战争的电影,所以才需要购买仿古火炮和火枪,相关证明和合同可以由我们汤山影视基地提供……不过我要的不是打不响的样子货,要的是真枪真炮。”

  素来机灵的段德铭立即觉得不对劲了,沉默足足十秒之后,压低声音问道:“泵动式五连发要不要?”

  朱道临微微吃了一惊,心想这孙子果然干上这行了:“十八至十九世纪的欧洲燧发枪能仿造吗?”

  段德铭兴奋的声音传来:“你在金陵吗?”

  “在呢,不过三天后又要出差个把月。”朱道临回答。

  “我知道西面的山城边上有家造炮的厂子,比起我接手的这家转产农机配件的破厂好点儿。不过也快倒闭了,那家厂子的供销科长是从我们这边调过去的,当年他和我二哥是同一批提干的兄弟,要是你真感兴趣。我们当面谈谈?”段德铭笑问。

  朱道临不再啰嗦:“就这么说定了,你小子赶紧去买机票,现在就飞过来吧,来回机票钱我来给你出,要是今天太阳下山之前见不到你,别怪老子翻脸啊!”

  “哈哈!你这孙子听好了。摆好酒等着大爷驾到吧!哈哈,哈哈哈……”

  天色放亮,朱道临驾驶福特越野车来到冷冻厂仓库,按响两下喇叭,仓库的灰色大铁门打开条缝,披了件军大衣的仓库主任陆建民看到熟悉的车子欣喜不已,上来第一句话却是告诉朱道临木兰失踪了!

  朱道临歉意地解释:“对不起啊,建民,装货那天晚上,木兰不知道怎么回事,躲到车厢里被我那个老战友带走了,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我想你心里一定很难受,所以一回来马上就找你了。”

  陆建民舒了口气,接着又问道:“能不能要回来?大哥你知道的,再有一个多月木兰就要生了,木兰以前有过两次繁殖记录,一胎就能下四个崽子,全都健健康康的,非常难得啊!”

  朱道临惭愧不已,熄火下车满怀歉意地说道:“木兰被送出国去了,拿不回来了,你有时间再去总队基地走一趟吧,再买几只回来,钱的事你别操心,回头我再转十万到你那张卡里。”

  陆建民惋惜不已,面对满脸歉意的朱道临,他只能选择接受木兰的离去:“没失踪就好,我卡里的钱还够,哪天有时间我再回总队基地看看吧,遇到好的种犬再买一两只回来更好些……大哥稍等,我这就开门。”

  “不用了,建民,待会儿我要赶到城里见几个客户,这回采购的货物比较杂,虽然数量不多,但需要跑的地方不少。”朱道临含笑解释。

  责任心强的陆建民立即点头:“那好,我马上和两位值班员做好接货准备。”

  朱道临一把拉住他:“这次货物的品种虽多,但不用进仓库……这样吧,如果你没事就和我跑一趟,认识一下那些供货商,以后我若是忙不过来,恐怕需要你帮我分担些。”

  “好咧!我刚喂完所有警犬,进去和值班员打个招呼,换件衣服马上出来,麻烦大哥稍等一下。”

  陆建民高兴地返回去,五分钟不到就换了一件美军m65式风衣出来,钻进副驾驶座便拿出两筒“路易16”喷雾剂,告诉朱道临是他从常州回来之后检查仓库发现的,查了好久才知道这玩意是什么东西,猜想是那天晚上前来提货的客人遗失的,请朱道临代为还回去。

  朱道临一听乐了,调转车头开上主干道:“要不你留着自个儿用吧。”

  陆建民不屑地把两筒喷雾剂放入手枕箱里,自豪地告诉朱道临:“兄弟我用不着这种玩意儿,结婚到现在,只有老婆求饶的份,没有我发软投降的时候,哼!”

  朱道临大笑起来,陆建民想想也嘿嘿直乐,木兰离开的遗憾在放肆的笑声中逐渐散去。

  两人就这么一路笑一路谈论之前的军中趣事,不知不觉进入市区商业中心,停好车随便找了个地方吃顿简单的早餐,立即开始长达一天的奔波忙碌。

  ************

  ps:保底第二更!谢谢非好书不打赏、我不是蓉儿大大的打赏!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