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〇四章 状元翁的愤怒

   朱道临与应昌培在城中的升平桥头分手,应昌培换车向东前往即将开张的旧院街联合大商铺,朱道临向西返回紫竹园。

  取代紫竹园总管史青阳为朱道临当车夫的年轻人姓杨,叫杨大鼎,豫南人,原是流民护卫队中的小头目,今年只有二十四岁,长相威武身材敦实,两只手臂又壮又长,一身家传武艺颇为出色,擅长刀法和骑射,还是个技艺高超的车把式,由于数月来聪明勤奋,做事积极主动,逐渐受到玄青道长等人的器重,终于在去年下元节紫阳观举行的仪式上,与其他三名表现优异的护卫队员一起,正式拜入玄方道长门下,成了朱道临的同门师弟。

  杨大鼎和他的老母亲、体弱的妻子和两个五岁的双胞胎儿子、妹妹和妹夫一家三口,均是第一批逃难而来便获得紫阳观接纳的幸运者,也是第一批皈依道教的虔诚信徒,成为朱道临的车夫后,他的家人迁入了虎山下刚落成的西院,住进宽敞明亮的砖瓦小楼,与媚丫头的叔叔顾三才一家六口做邻居,一同成为朱道临的管家和亲随。

  马车进入紫竹院,来到西跨院门前停下,朱道临对杨大鼎吩咐道:“车上的三箱礼物分别是茶叶、大镜子和座钟,我事务繁忙,改天定会登门拜访。”

  “若是严家少爷在家,转告他元宵节下午来西跨院喝酒,晚上一同去秦淮河赏灯,记住了吗?”

  “记住了,师兄放心,小弟会小心驾车的。”

  杨大鼎恭敬地答应下来。略微整理腰间巴掌宽的牛皮带,随手压住腰间朱道临赠送的宝刀,敏捷地登上马车调转车头。

  玉虎想了想,对朱道临说声“我陪大鼎一起去”便疾步赶上,纵身一跳坐到杨大鼎身边的长凳上。

  朱道临知道玉虎不想打扰自己与久别的内人相见,望了一眼不远处大树下的两个陌生人便转身进入院门。刚走两步就看到前方向自己弯腰施礼的老史和二十几名家仆。

  朱道临心中涌起阵阵暖意,感觉西跨院有点儿家的味道了,他笑了笑和气地吩咐道:“不用多礼,都回去吧,这回给大家带来些小礼物,晚饭后再让老史分给大家,散了吧。”

  家仆们欢欢喜喜散去,朱道临上前拉过老史粗糙的大手用力一握:“辛苦了老史!不到一个月义学开学,两座工坊连同1500工匠学徒也都准备就绪。百人护卫队有模有样,整个紫竹园里里外外,井然有序,非常了不起,我刚回来两位师伯就向我夸奖你,对你老史的能力赞不绝口啊!”

  史青阳乐不可支地说道:“全靠赵大人三天两头过来帮忙指点,否则小的肚子里这点儿墨水可不够用。西跨院有两位少奶奶管着呢,除了派人采买之外。其余繁杂事务几乎不用小的操心,如果再干不好。岂不辜负了东家?哈哈!”

  朱道临笑了笑,转过身指向院子外面大树下的两个陌生人:“那两个书生打扮的人怎么回事?”

  “怎么还来?”

  老史看了一眼远处的树下就恼火,刚要出去就被朱道临拉住,他连忙转过身低声禀报:“是苏州那位姓周的状元翁派来要人的家仆,早上来过一次,小的接到急报把他们劝走了。没想到又来了,真是莫名其妙!东家你别管,小的立刻出去把他们轰走!”

  “别急,他们想要什么人?”朱道临已经猜到怎么回事,但是还想问清楚一些。

  老史更恼火了:“他们说如是丫头早就许给状元翁做小妾。按约定,春节一过就得接回苏州,开始小的看到他们拿出辞官归隐的苏州周老状元名刺,还不敢大声呵斥他们,和和气气地请他们在门房稍坐,完了小的去东跨院学堂找徐大家,得知事情的来龙去脉恼火不已……”

  “哪怕如是丫头不是东家疼爱的姑娘,是个普普通通的丫头,这种无凭无据的事情也不能算数!他姓周的一个六十好几的糟老头子了,怎么还要做这等祸害人的事情,于是小的就把来人轰走,没想到他们竟然还敢来,门房老秦也不知怎么就把他们放进来了。”

  “把人赶出去之后,发给老秦三个月工钱,让他卷铺盖滚蛋!”脸色阴沉的朱道临扔下句话转身进入院子。

  “是,小的一定照办。”

  老史被朱道临的怒气吓着了,在他记忆中,自己的东家对每个下人都很关照,对谁都和和气气的,哪怕打架也没见这么恼火过,一定是非常生气了!

  当下老史不敢怠慢,立即招招手叫来几个护卫一起出去,把大树底下两名周家仆人连推带打轰出紫竹园。

  正堂里,朱道临强忍心中怒火,扶起盈盈致礼的未婚妻夏玉颖和爱妾裴如烟:“自家人这么多礼干什么?进去吧,进屋再说……徐拂你愣着干什么?把柳丫头和媚丫头一起带进去,这么长时间不见怪想的,今晚要好好喝一杯庆贺庆贺,都别苦着个脸,天塌不下来。”

  守在一旁的家仆人连忙跑向后屋张罗酒席,朱道临拥着一群美人进入东偏房,拉过双眼哭得红肿的柳如是,在她白嫩嫩的脸蛋上狠狠亲一下,故意发出“波”的一声巨响,把自己的女人们全逗笑了,如是丫头害羞地跑到徐拂身边,把脑袋埋进徐拂背后露出开心的笑容。

  “那些乐器收到了吗?”朱道临来到茶几前坐下。

  徐拂含笑点头:“午时刚过马车就送进东跨院,九十八件精心包装的乐器刚卸下,所有孩子和老乐师们都围拢上去,打开后高兴得不得了,素来珍爱乐器的老乐师们生怕孩子们毛躁,都给赶到一边去看着,这才小心翼翼地一件件取出来摆成三排。”

  “可惜当时的情景你没看到。不但孩子们惊喜欢呼,老教习们也激动不已,都说能用上这么好的乐器,这辈子值了!有了这批千金难寻的乐器,恐怕秦淮两岸的姐妹们很快要给你添麻烦了。”

  朱道临满意地笑了:“喜欢就好,其实金陵城里的匠人中。有不少制作乐器的高手,缺的只是没有好材料罢了,这次去天枢阁事务繁多太过匆忙,下次吧,下次我想办法多带些琴弦和百十套制造乐器的好工具回来,送给常年制造乐器的那些乐户,以后就不再需要从千里之外带回乐器了,乐户们还能让凭手艺多赚点养家糊口的银钱。”

  徐拂立即向朱道临深施一礼:“奴家代所有的乐户谢过公子!”

  朱道临摆摆手,看到媚丫头和柳丫头也跟着行礼便乐了:“你们两个丫头跟着凑什么热闹?难道也想谢谢我过把瘾?”

  满堂顿时笑声一片。素来稳重的夏玉颖也笑得花枝招展的,所有沉闷与担忧,瞬间被阵阵笑声冲散。

  西跨院里笑声朗朗的时候,位于国子监南面的莲花坊周家花园里一片紧张,从苏州赶来准备迎娶小妾并借机观赏元宵花灯的周老状元,没听完下人的禀报就已气得满脸通红,跪在他面前鼻青脸肿的两位仆人一边哭诉,一边擦泪。周围六名衣袍鲜亮的文人雅士个个满脸义愤,恨不得现在就冲到紫竹园去。把那个凭借一手琴技沽名钓誉的野道士揪出来论理。

  “啪咣”一声脆响,满堂惊悚,鸦雀无声,所有目光都紧张地看向气得浑身发抖的家主和尊敬师长,生怕他气血攻心之下背过气去。

  可怜的周老状元摔完杯子,接着就老脸紫胀。白须颤抖,摇摇晃晃骂出句“竖子竟敢欺我”便倒下,周边子弟惊呼连声齐冲上前,抢在周老状元倒下之前扶住他衰老的身躯。

  唯独慕名前来拜访的兵部右侍郎侯恂之子侯方域没上去,他望着地上破碎瓷片和铁观音茶叶暗叫可惜。如今就是有钱也买不到半两蜚声金陵城的铁观音啊!

  侯方域同样对区区一位道士能在短短时日名声鹊起而深感不满,但没有周老状元和他的子侄弟子那么气愤,他今天是跟随周老状元的师侄、复社创始人之一的吴昌时前来拜访儒林前辈的,并不喜欢看到六十好几的周老前辈一而再再而三地干老牛吃嫩草的事情。

  尽管这种老牛吃嫩草的行为往往会博得大明士林一片喝彩,赞之为风流倜傥老当益壮,但是在年轻文人心里,这种做法却是暴敛天物。

  可不管怎么想,周老状元毕竟是享誉大明天下的儒林前辈,被一个凭一手琴技招蜂惹蝶的野道士气成这样,侯方域少不得要挤进去安慰一番,说几句同仇敌忾的话。

  周老状元在一帮子侄弟子前抹胸后捶背连带声声呼唤下,终于咳出口浓痰,咯咯几声才把气顺过来,接着就被七手八脚搀扶到太师椅上坐着,又是递水又是捶背忙的不亦乐乎。

  怒愤填膺的吴昌时终于腾出手来,咬着腮帮狠狠吼出一句:“诸位师兄师弟,朝宗贤弟,某家决定明日一早亲自前往紫竹园,倒要看看,那依靠旁门左道和贩**巧之物起家的野道士,敢不敢把我吴昌时也打出紫竹园!”

  “同去!”

  “同去——”

  声声愤慨的附和之后,侯方域甩开大袖上前一大步,非常优雅地向太师椅上缓过气来的周老状元合手致礼:“前辈放心,明日小子也与诸位师兄一起前往紫竹园,定要为前辈讨回个公道。”

  *************

  ps:上架后第三更送上,加上今天公众版的更新,已经是第八更了!现在先说说怎么让小火加更,只要月票新增20票,粉丝出现掌门和盟主,一律加更!请大家多多帮忙,让小火能吃稳写手这行饭。

  最后还是那句话: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未完待续。。)u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