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大发神威

   PS:谢谢飞月妹妹的桂花酒和打赏!本书马上就要下新书榜了,请各位书友抓紧时间收藏,否则以后茫茫书海如何寻觅?

  *************

  事情交待完毕,朱道临觉得再无遗漏,便在柳如是和如烟姑娘服侍下洗漱更衣。

  二位小美女看到朱道临把巴掌宽的黑色皮腰带,当成士子束带围在腰间,侧边还挂着装有根黑色短棒的精美皮套,便好奇地问这是何物?如此珍惜?

  朱道临把最后一件月白色直襟镶边道袍穿上,从腰间皮套里抽出巴掌长的德国甩棍顺手一抖,比鸽蛋还粗长达两尺多的铮亮铁棍如同变戏法似的出现在两位小美女面前,没等惊愕的小美女看清楚,朱道临伸出左手略微拨弄,两尺多长的甩棍又成巴掌长的短棍,再次回到腰间的皮套里。

  “天哪!这是何物?”如烟姑娘似乎被吓着了。

  好奇的柳如是盯着回到朱道临腰间的甩棍急切问道:“公子快告诉奴家,这是什么东西,竟如此神奇?”

  朱道临收紧敞开的衣袍右襟盖住腰间皮套,故作神秘地说道:“这可是你家公子秘而不宣的法器,产自遥远的极西之地德国,道爷我当年云游天下的时候得到的,呃……那片地方现在还不叫德国,估计叫做普鲁士或者尼德兰什么的,好了!管它叫什么,我得赶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然后还得出去办正事,你们记住我的叮嘱没有?”

  “平心静气,耐心等待!”如烟和如是异口同声回答,完了搂在一起笑个不停。

  “叫到小船没有?”

  朱道临满意地点点头,提起装上古筝的长皮箱背在肩上,由于大部分船夫昨晚返回岸上歇息没回来,留下看船的两个老船夫开不动大画舫,只能借助专门接送客人的小船上岸。

  “老黄叔的小船早等着了,奴家还看到玉虎公子和漂亮的大马车已经停在码头上了。”如烟姑娘一边回答,一边替朱道临整理发皱的大袖子。

  柳如是转身出去,娇声吩咐等候的船家摆好梯子,回来和如烟一起将朱道临送上小船,依依不舍的样子令朱道临都不忍多看。

  小船快靠上码头的时候,岸上的小道士玉虎和车夫老史兴奋地向朱道临挥手,两张笑脸上全都写满了淫-荡二字。

  朱道临却在这时心生警兆,他警惕地扫了一眼岸上纵深处那排尚未营业的店铺,随即收回目光,从容跳上码头,把肩上的长皮箱交给玉虎,与满面春风的老史并肩走向台阶上的马车,悄声问道:“老史,你发现前方那排店铺有何异常没有?”

  老史吃了一惊,立刻抬头遥望,很快看到二十几个年轻的地痞手握木棍铁尺从几个方向围拢上来,其中至少有七人是老史见过的打行好手。

  机警的玉虎迅速把长皮箱放入车厢里,顺手拿出通体乌黑的鲨鱼皮鞘唐刀,毫不畏惧地站到马车前方。

  老史暗暗叫苦,压低声音提醒朱道临:“东家主意后面那位,他就是在金川门外被东家打趴下的严家少爷,唉!都怪小的粗心,以为他回去打听之后,再不敢和东家作对了,所以就没和应三公子提起金川门外的事,没想到他又来了,还找来这么多帮手,实在麻烦。”

  朱道临停下脚步,盯着老史的眼睛,沉声说道:“我知道那孙子是大粮商严氏家族的小少爷,也知道之前两万多流民围住紫阳观以及粮食涨价的事,和他严家脱不了关系,对这样的人,我朱道临从来都是以牙还牙的!”

  “我不知道老史你是否真愿意给我当车夫,也不想问任何你不愿回答的事情,我现在只想告诉你一句话:想走就走吧,以后也不用回来了!”

  朱道临说完大步走到玉虎身边,扫了一眼呈半圆形逐渐逼近的二十几个打手,最后看前方五米外手握铁尺冲自己嘲笑的严家少爷,询问身边全神戒备的师弟:

  “小虎,你觉得自己能打扒几个?”

  单手持着连鞘唐刀的玉虎嘿嘿一笑,眼睛仍旧盯着侧前方手握竹节铁鞭、满目狰狞的精壮汉子:“拔刀的话至少能砍死十个,不拔刀就有点儿费劲了,反正我听师兄的。”

  朱道临拍拍玉虎的肩膀:“把你的刀拔出来吧,千万别让自己吃亏,能砍死几个是几个,后面的事情有我兜着,哪怕花掉所有的银子,老子也要奉陪到底!”

  玉虎“锵”的拔出寒光闪闪的长刀,毫不犹豫指向距离最近威胁最大的铁鞭大汉,猛然激增的凌厉气势吓得所有地痞连忙后退,朱道临默默点头,掏出了腰间甩棍。

  老史提着朱道临送他的加重型唐刀及时冲上来,对朱道临嘿嘿一笑:“东家,不需要拔刀的,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打趴几个剩下全都要逃走,哈哈!”

  朱道临微微一笑:“老史不错,那就不拔刀,你和玉虎对付两边,中间那些张牙舞爪的孙子交给我,老子正好一肚子火呢!”

  话音未落,朱道临忽然猛冲出去,随手一震甩出两尺多长的铁棍,面对朱道临的凶悍地痞还没举起手臂长的铁尺,朱道临的铁棍已经闪电般落在他锁骨之上,渗人的骨头断裂声骤然响起。

  “咔嚓——”

  朱道临去势不减毫无停顿,径直撞入一群惊慌失措的地痞中间,挥动带出风声的铁棍,“噼噼啪啪”一阵猛击,转眼间打断两人的胳膊三人的腿骨,借着冲击之势又撞飞前方拼命躲闪的年轻地痞,手中铁棍稳稳戳在严家少爷的咽喉上。

  声声哀嚎中忽然响起“噗”的一声,被乌黑锃亮的铁棍顶在咽喉处的严家少爷屎尿流了一裤子,二十几个地痞已倒下大半,几乎人人断手断腿哭嚎不止,剩下几个魂飞魄散,全都扔掉家伙飞也似地狂奔而逃,转眼就没了影子。

  围观人群越来越多,脸不红气不喘的老史来到朱道临身边,鄙夷地看着跪在地上痛哭流泪的严家少爷:“没事了东家,回去吧,否则要误了正午的酒宴。”

  “我和这孙子无冤无仇,他却三番两次无缘无故找我麻烦,哪能这么便宜放过他?老史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我不弄死他就是,不过得看这孙子的命好不好了。”

  朱道临如同拎小鸡似的抓起哭嚎不止的严家少爷,转身走出几步猛然发力,严家少爷并不弱小的身躯在一片惊呼声中飞了起来,画出条闪亮的弧线落入冰冷的秦淮河中,朱道临却像没事一样拍拍手掉头就走,从容不迫钻进暖和的车厢里。

  玉虎咧嘴一笑,兴奋地小跑几步也钻进车厢,开始向师兄禀报自己刚才用了什么招式,用刀鞘打断了几个人的手脚。

  担心严家少爷死掉的老史还扑在河边石栏上,看到熟悉的张大掌柜大喊大叫地带着一群店伙计冲下河边救人,老史这才乐哈哈笑起来,回到两匹健马后方轻松跳上驾驶位,扬起长鞭欢呼一声:“驾——”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