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多情并非薄幸人

   PS:本书马上就要下新书榜了,请大家收藏支持一下!谢谢rg1969、女士悠闲和空酒壶大大的打赏,继续求收藏、推荐票等一切支持!

  *************

  听闻如实丫头所说的一切,朱道临心中颇为感动,嘴上却没个谱:“你怎么知道你的徐妈妈想留下来陪我的?”

  如是丫头的小脸更红了,脑袋紧紧埋在朱道临胸口上:“妈妈临走前,坐在边上看着公子好久,眼珠子红红的,她……她抚摸公子的脸,最后还亲了一下公子的嘴……”

  “奴家跟随妈妈三年了,之前从没见妈妈这么做过,妈妈还叮嘱如烟姐姐说,要是公子……要是公子醒来,有了兴致,让如烟姐姐把身子献给公子,事后妈妈会亲手给如烟姐姐梳头,置办全套嫁妆,把如烟姐姐送到公子身边,服侍公子一辈子。”

  “如烟姐姐六岁就跟着妈妈学艺,古琴和琵琶弹得特别好,人又漂亮,之前好多官场上的大人和各地富绅要买她,妈妈都舍不得,说如烟姐姐和亲生女儿一样宝贝,苦苦守身十五年,就是为了给如烟姐姐找个靠得住的男人。”

  “只是……昨天晚上公子睡得沉沉的,没碰一下如烟姐姐,倒是总喜欢抱着奴家不松手,不说了,羞死人了……”

  朱道临这回不但没有半点儿愧疚,心里那个美啊,如同二师兄在高老庄一样,嘿嘿一笑,就把柳如是吹弹得破的绯红小脸托起来:

  “丫头,其实我很喜欢你,昨晚就想求徐妈妈把你让给我,多少钱都没关系,只是不知你愿不愿意。”

  柳如是身子一阵发抖,缓缓抬起头,呆呆看着温柔微笑的朱道临,看到朱道临爱怜地点头之后,猛然扑进朱道临怀里痛哭起来:“奴家愿意……一万个愿意,可奴家已被许配人家了,呜呜……”

  朱道临听了大吃一惊,抱着哭泣的女孩坐起来:“别哭别哭!给老子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伤心的柳如是紧紧抱着朱道临泪流满面,不管朱道临如何安慰如何询问,就是哭个不停。

  端着盆热水站在舱门外的如烟姑娘含着泪进来了,放下热气腾腾的水盆,跪坐在朱道临身边,哽咽着告诉朱道临怎么回事:

  “半年前,苏州退隐名士周老大人来金陵散心,妈妈在年轻的时候受过周老大人的恩惠,于是盛宴款待他,奴家和如是妹妹作陪,结果周老大人一眼就看上了如是妹妹,妈妈虽然舍不得,可想起周老大人当年曾慷慨襄助,只能忍痛答应把如是妹妹嫁给他做妾,明年开春如是妹妹满十三岁,周家就会来接人的。”

  朱道临勃然大怒,搂着悲痛欲绝的如是丫头沉声问道:“这个老家伙是何方神圣?”

  如烟姑娘无奈地叹了口气:“周老大人不但家资百万,良田万亩,还是万历年间的状元,是当今儒林极为推崇的名师,曾做过翰林编修和几个地方的知府,天启初年受阉党陷害入狱两年,出来后身子垮了才辞官归隐,这样身份显赫之人,哪里是妈妈能够得罪的?”

  “我靠!这老屁股身体都垮了还要纳妾,狗-日-的儒林名师!告诉我,这老屁股今年多大年纪?”

  满肚子怒火的朱道临哪还讲什么斯文。

  如烟听得有趣,忍不住捂住小嘴笑得花枝展昭,朱道临怀里的柳如是哭声竟然也停了。

  “别老是笑啊,如烟丫头,还没回答我呢。”朱道临着急地催促。

  娇媚婀娜的如烟姑娘好一会才止住笑:“听说都六十二岁了。”

  朱道临更怒了:“土都埋到脖子上了还要纳妾?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等卑鄙下贱无耻龌蹉之人?狗-日-的魏公公还真是没用,当年怎么没弄死这老东西!”

  “公子慎言!”

  如烟姑娘吓得脸都白了,指指窗外还靠在一起的那艘留香舫,压低声音说复社几个有名的士子还睡在船上,然后从边上的铜盆里拧干面巾:“让奴家伺候公子洗脸吧,洗完脸消消气就好了。”

  朱道临把怀里已停止哭泣的如是丫头扶起坐好,一把抢过如烟姑娘手里的热面巾,擦了几把脸忽然停下,凝视如烟姑娘水灵灵的大眼睛:“如烟丫头,说句心里话,我喜欢你的,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人?”

  如烟姑娘美丽的大眼睛睁得更大了,心儿狂跳脸儿潮红,好一会才强忍心中的激动重重点头:

  “奴家虽然不懂事,可奴家知道公子是个满腹才华的奇男子,妈妈说公子有情有义,值得信任,奴家心底里也喜欢公子,今早还想着妈妈的话,是否能为奴家求得公子许可,拜公子为师学习音律和琴技……只要公子不嫌弃奴家,奴家愿意做牛做马,服侍公子一辈子。”

  朱道临舒了口气,摆摆手诚恳地说道:“以后别说什么做牛做马的,我也许不是什么好人,但我绝对不会对不起自己的女人,跟了我你不一定幸福,但一定会得到我的真心相待,我也会尽最大的努力,让我的女人幸福。”

  “公子……”

  鼓起勇气说出番心里话的如烟姑娘哪里还把制得住?扑进朱道临怀里流下了激动的眼泪。

  朱道临搂住她,亲吻一下她的秀发,转向脸色苍白的柳如是,温柔地问道:“如果我能说服你徐妈妈,你愿意做我的女人吗?”

  本已心如死灰的柳如是“哇”的一声钻进朱道临怀里,紧紧搂着朱道临的腰连说七八个愿意。

  朱道临终于满足了,一手一个搂着两位可心的姑娘不断安慰,耐心等待两位哭得梨花带雨的姑娘擦去泪水,这才不紧不慢地叮嘱起来:

  “这两天我事情多,恐怕没时间找你们,最迟后天,我会找你们徐妈妈把如烟丫头先要回去……”

  “如是丫头先别急,沉住气,我估计你徐妈妈有她的难处,不敢轻易答应把你送到我身边,所以我们得有耐心,给我点儿时间,让我好好说服你徐妈妈,好吗?”

  “相信我,我朱道临的女人谁也休想染指!”

  如烟姑娘已经幸福的全身发软,紧紧贴在朱道临身上连连点头,如是丫头更是欣喜万分,再次抱住朱道临的脖子边点头边流泪。

  “好了,都别哭了。”

  朱道临拍拍如烟姑娘柔美的腰肢,然后把挂在脖子上的柳如是搂进怀里,贴着他玲珑的耳坠一阵低语。

  只见柳如是先惊后喜,接着连连点头破涕为笑,最后再次扑进朱道临温暖的怀里,久久不愿动一动。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