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喝酒误事

   PS:很快下新书榜了,请大家收藏支持!谢谢rg1969、女士悠闲、空酒壶大大的打赏,谢谢Crazy、陈起雄大大和各位无名书友的推荐票,祝大家中秋节快乐,万事如意,月圆人团圆!

  **************

  朝阳升起,平整如镜的秦淮河两岸,绿树婆娑,鸟雀欢唱,数艘相互连接在一起的画舫仍旧安静地停在风光旖-旎的河心之上,在阵阵清波中悠悠荡荡。

  朱道临做了个梦,梦中自己把青涩秀媚的如是丫头剥-光了搂-在怀里,朦朦胧胧中猛然惊醒过来,惊愕地发现自己竟然睡在温暖的船楼里,怀里抱着的,真的是如是丫头。

  这下朱道临彻底清醒了。

  躺在熏香锦被里四下看看,发现自己的古筝已经收好静静摆放一旁,四个角落里的小炭炉里炭火烧得正旺,宽阔的船楼里却是空荡荡的没个人影,窗外源源传来船夫的调-笑声和女子的嗔骂声。

  满脸绯红的如是丫头,像个波斯猫似的蜷缩在朱道临怀里,她感觉醒来的朱道临又在发愣,忍不住悄悄抬起头来,正好与朱道临的目光撞在一起,立即羞涩地把头埋在朱道临怀里一动不动,稚嫩的心房再次怦怦狂跳起来。

  朱道临揭开一截锦被,看到自己还穿着一身保暖内衣,怀里的如是丫头身上还是昨晚的服饰,不由立刻大大地松了口气,心中却生出丝丝难以抑制的失落。

  无声的苦笑过后,朱道临轻轻搂-过怀着的小美人:“丫头,昨晚我什么时候睡着的?”

  小脸通红的柳如是终于缓缓抬起头来,细如蚊声地告诉喝得太多记忆缺失的朱道临:

  “子时初刻,公子弹完送给徐妈妈的最后一曲《枉凝眉》,就在喧天的喝彩声中醉倒了,当时外面每艘画舫上的人都疯了,有的大声询问谁谁可曾记下曲谱?有的高声提议,为这曲道尽天下美人情怀的《枉凝眉》吟诗作赋。”

  “复社四公子之首的张溥公子激动得当场赋诗三首,唯独我们的船楼里面不一样,徐妈妈听完曲子掩面痛哭,边上的梅妈妈和姐妹们也哭得一塌糊涂,应公子和几位大人怎么安慰都止不住。”

  “等等!”

  朱道临思维大乱,怎么都记不起自己弹过《枉凝眉》,晕晕呼呼的脑袋又疼了:“丫头,我真弹了《枉凝眉》?”

  “真弹了,不但引发一片轰动,也把奴家惹哭了,钱大人几个感慨不已,认为这曲《枉凝眉》必将传遍天下,流芳百世。”

  来了兴致的如是丫头没了羞涩,不知不觉抱-住朱道临,说个不停:“可惜公子弹完《枉凝眉》就醉倒了,怎么叫都叫不醒,徐妈妈、梅妈妈和姐妹们抱在一起哭,后来还是工部赵大人心细,建议钱大人、匡大人几个将酒席搬到外面甲板上,与其他画舫上的众多同僚和各地名士同喜同乐,把地方腾出来让公子好好睡一觉,也让徐妈妈、梅妈妈和姐妹们缓一缓。”

  “于是,他们就真搬到外面甲板上去了,半个时辰后,徐妈妈才破涕为笑,说今晚的盛会恐怕二十年都没运气遇到一次,梳理完了与梅妈妈领着姐妹们出去,和各位大人以及诸多名流雅士吟诗作赋去了,留下奴家和如烟姐姐伺候你,公子却一直睡到现在才醒。”

  朱道临心中叫苦不已,把小丫头缠住自己脖子的嫩滑小手挪到胸口上去:“我真记不起来了,丫头,麻烦你帮我回忆一下,除了《枉凝眉》外,我还弹过什么曲子没有?”

  柳如是看到朱道临的窘迫熊样,开心得咯咯畅笑起来:“看来公子真是醉得厉害了,呵呵……”

  “除了赠给奴家的第一曲《出水莲》,为所有人演奏的第二曲《将军令》,以及最后献给徐妈妈的《枉凝眉》,中间公子在诸位大人和边上诸多名士的再三请求下,还弹奏了一曲《春江花月夜》,听得所有人如痴如醉,公子却毫不在意,也不理会外面诸多名士的求见要求,其他几个舫楼的妈妈带着四位当下红得发紫的姐姐过来,要拜公子为师,公子也嘻嘻哈哈糊弄过去了,就会抱着……抱着奴家,不停地与徐妈妈、梅妈妈和几位大人拼酒!”

  “直到深夜,公子拗不过应公子的纠缠,在诸多名流士子的请求下,又弹了一曲怪怪的曲子叫《忐忑》,边弹边唱,引发全场捧腹大笑,奴家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你不知道当时多热闹,钱大人也笑得跌倒,好不容易爬起来,笑着说秦淮河水都被震天笑声搅动了,好几位国子监的年轻俊杰都掉水里去了,说不出的狼狈,呵呵!”

  朱道临眼都睁大了,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弹唱《忐忑》,极度郁闷之下骂了句“狗-日-的双沟大曲”。

  柳如是没听清朱道临骂什么,愣了片刻,幽幽说道:“可后来……所有人都笑得东歪西倒的时候,公子却独自喝酒,似乎满腹伤心事似的,徐妈妈看得心疼,过来和奴家一起陪公子说话,公子却抱住徐妈妈狠狠亲一口,完了告诉羞恼的徐妈妈说你喜欢她,弄得满堂喝彩、乐得不行。”

  “没等徐妈妈打上一拳,公子就站了起来,大声宣布自己就是喜欢徐妈妈,非常幸运能够遇到徐妈妈这个红颜知音,为表敬意,特别将自己谱写的《枉凝眉》送给徐妈妈,说完公子还没忘记向四方抱拳致礼,坐下后再次缠上玳瑁指甲,非常郑重地弹奏《枉凝眉》......”

  “唉!公子恐怕都记不得了,当时的情景多么令人震撼,全场鸦雀无声,都在仔细倾听公子的琴声,结果第一遍还没听完,好多人都流泪了,唉……”

  朱道临只觉满腹羞愧,自怨自艾恨不得转身跳河,酒精上头、精虫上脑也就罢了,为了发泄堆积心中的怨气,弹唱《忐忑》也算情有可原,可是,恬不知耻地说自己谱写了《枉凝眉》就太不应该了,这丑可丢大发了!

  发出几声充满懊悔的长叹之后,恨不得马上死去的朱道临忽然又活了过来,温-存地搂住仍沉浸在《枉凝眉》哀伤意境中的如是丫头,低声问道:“丫头,你徐妈妈昨晚几时走的?”

  如是丫头满脸遗憾地回答道:“子时过后,忽然下了场冻雨,聚会不得不遗憾地结束,除了我们这艘画舫和隔壁梅妈妈的画舫留下,其他大大小小三十多艘画舫都解开绳子返回各自的码头去了。”

  “和公子一起来的应公子和赵大人叫不醒你,只好带上梅妈妈门下最红的两位姐姐回梅沁楼歇息,本来徐妈妈也想留下陪公子的,可她眼睛哭肿了,不想让公子看到,于是吩咐奴家和如烟姐姐留下好好伺候才走的。”

  “如烟姐姐和奴家怕公子冻着了,昨晚一起为公子暖床,公子醒来前如烟姐姐才起来的,估计还在下面为公子烧水呢。”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热门